首页 社会 正文

蓝光地产你猜会卖给谁?

最近关于蓝光出售项目的消息很多,融创、万科、华侨城等众多房企都参与其中。现在来看,把这次并购事件局限在项目层面…

最近关于蓝光出售项目的消息很多,融创、万科、华侨城等众多房企都参与其中。现在来看,把这次并购事件局限在项目层面,还是低估了蓝光的危机。

子姨了解到,蓝光可能正在寻求中植系旗下大唐财富的战略投资。

初步方案是,杨铿将出让其所持蓝光大约 55% 股份中的一部分。交易完成后,大唐财富将成为蓝光二股东。

双方初步对蓝光未来五年的业绩增长、利润率、分红等指标,进行了约定。投资金额目前还在博弈中。

大唐财富成立于 2011 年,定位是为高净值家庭提供财富管理的理财机构。他们自己说,到 2019 年年底,为四万多家富豪配置了超过 6000 亿资产。

去年,他们还和当代置业,在城市更新等领域,达成了 50 亿元的合作。背后掌控这个财团的有两家,解直锟旗下的中植财富和央企中国大唐。

无论是中植系,还是中国大唐,对于现在的蓝光来说,都是寻求依靠的宽阔肩膀。

三道红线后,越来越多的黑马循着熟悉的路径倒下,蓝光不是第一个,也一定不是最后一个。

其实,杨铿也已经做好了出售上市公司股权的准备。据说,除了在和大唐财富谈判,蓝光也在试图接触另一个资本巨人:

明天系。

从蓝光刚刚发布的年报看来,这家公司只是小有危机,账面现金恰好够覆盖二百多亿短期有息负债。但他真正的成色很多人都已经了解了,朋友说蓝光的表外负债:

庞大且复杂。

子姨看了下,2017 年时,蓝光的股东权益是 190 亿,其中归母权益 145 亿,少数股东权益 45 亿。这个数据在此后,蓝光冲击规模的三年里,基本颠倒了。

到 2020 年,蓝光归母权益为 185 亿,而少数股东权益飙升到了:

278 亿。

有些问题,已经无法掩盖了。去年,拿下大量高价地的蓝光,迎来了命运的审判。

高价土地项目去化困难,蓝光经营性现金流转负,筹资性现金现金流翻了三倍,上百亿票据和债券进入了集中偿付期。

当然,蓝光走到今天这步,不只是高价地造成了大量亏损项目,拖累集团现金流这单一原因。

蓝光高层曾希望通过蓝光文旅及水果侠乐园等多元化项目,拿到低价土地。但勾地这件事,对于蓝光来说实在艰难。

去年,有人前往位于都江堰的水果侠乐园实地调查,发现这里人流稀少,商家从 30 多个降到四个,且是亏本运营。蓝光在这里投资了近十亿。

一位成都的朋友告诉子姨,引发蓝光危机的第一原因就是,投入巨额资金的蓝光文旅,没有资金回流。文旅地产看上去很美好,融创就通过文旅概念获得了很多土地,但对很多房企来说,这更像是一个吞噬现金流的陷阱。

去年三月,蓝光文旅大批高管离职,多元化陷入停滞。子姨了解到,大唐财富和蓝光谈判中的一条要求就是:

砍掉蓝光文旅。

杨老板也企图自救过。子姨写过,杨老板出售给碧桂园的物业公司蓝光嘉宝,去年趁着物业股的风口,花费 7.5 亿宝贵现金,收购了近二十家物业公司。

这些公司后来被发现,存在在管规模、利润造假的嫌疑。

这种骚操作当然没有瞒过投资人的眼睛。蓝光嘉宝有碧桂园服务大概三分之一的在管面积,却只拿到了碧桂园服务二十五分之一的市值:

蓝光想赌高额市盈率,最终事与愿违。

割韭菜失败后,蓝光便只能自己当韭菜了。朋友向子姨描述,杨老板引入战投时,把姿态摆得很低。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野草社区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