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社会 正文

奇洛李维斯回信

题图 / CaesarZX * 本文含有较为重度的《赛博朋克 2077》主线剧透,请读者们酌情观看。 前两天,…

文章截图

题图 / CaesarZX

* 本文含有较为重度的《赛博朋克 2077》主线剧透,请读者们酌情观看。

前两天,在下面,有很多朋友都提到了《奇洛李维斯回信》。

奇洛李维斯是基努里维斯在港台地区的译名。关于薛凯琪的这首歌,有一段著名的逸事:香港「时尚教母」黎坚惠是麦当娜的粉丝,寄给她无数封信件,一开始被传为朋友间的笑谈,最后却真的得到了麦当娜的回信。黎的朋友黄伟文,就以这个故事为原型,写了这首《回信》。

借着这首歌,乐坛新人薛凯琪 Fiona,横扫那年各大港乐颁奖礼。

文章截图

次年,基努里维斯宣传新片《康斯坦丁》访港,TVB 安排薛凯琪去主持采访,回信成真。有娱记告诉基努这首歌的故事,他便改写了一句《卡萨布兰卡》里的台词回赠薛,”We will always have Hong Kong”。

——世界上如何会有基努里维斯这么温柔的人啊(摔)。

通关 2077 以后,出于一种找代餐的心态,我听了很多遍《回信》:强尼 · 银手是夜之城最传奇的摇滚明星(完全有理由相信这个角色就是为了基努而塑造的),刚好对应上歌词里 ” 专心得超级偶像都动容 “。

《回信》里也有唱 ” 明知我们隔着个太空 “,而在 2077 的众多分支结局里,有一条,是主角 V 来到了地月间的拉格朗日点 L2,眺望远处的太空站。

文章截图

但如果你已经通关的话,你当然知道,此时此刻强尼和 V 之间的距离,已经不是物理尺度能够衡量,也无所谓相隔几个天文单位。

前段时间,为了快点写评测(CDPR 给的时间窗口真的很赶),我差不多用百米赛跑的速度把整个 2077 过了一遍。就像奔着早点通关去的其他玩家一样,只见到了一个空虚无比的结局。

此后我试着倒回去,把所有自己能做的事情做完,希望有一个——如何说呢,尽可能更完美的结局——但直到把每条故事线都过了一遍,地图上的支线几近清空,看了六七次片尾 Staff,更好的命运仍然没有出现。

于是我意识到,最重要的那些故事,在 V 的身上已经结束了,到了放慢脚步,用双腿去丈量夜之城的时候。

游戏正式发售前的最后一晚,我去了趟城东的公墓。这几乎是不用动脑子就能想到 ” 哎呀,蠢驴一定会在这里塞彩蛋 ” 的地方。CDPR 没有辜负我的期待,在公墓最深处的中央,空出了两个格子留给赛博朋克的先辈们。

一个属于罗伊 · 巴蒂,《银翼杀手》中的复制人。另一个上面写着席德 · 米德的名字,《银翼杀手》及众多科幻作品的概念设计者。

席德的墓志铭是 ” 诸世界的创造者 “,而罗伊 · 巴蒂的小格子上写着什么,不用我说你也能猜到:

文章截图

席德以及罗伊 · 巴蒂的演员鲁特格 · 豪尔,都已于 2019 年去世,恰好是《银翼杀手》故事发生的年份。

考虑到这个彩蛋的位置(要自然遇见,几乎必然是通关之后),这段设计真的有一种把人骗出来杀的感觉——即便这个纪念方式一点都没有超乎预料,甚至有点土。

2077 在各种地方都挺 ” 土里土气 ” 的,比如到了 2077 年,街上外形最时髦的车还是一辆一百年前的保时捷。又比如义体、霓虹灯、意识上载、黑墙……没什么新鲜的,都是老一套。

有天跟同事聊,所有的经典赛博朋克文本,其实都是上世纪的产物。其中有些设想,在今天早已实现甚至超纲实现了,才会有 ” 科幻 ” 和 ” 现实 ” 相左的割裂感,就像我们活在一个前人猜错了的平行世界。

但 2077 这个游戏的魅力,却也多少在于这套旧赛博世界观的 ” 土气 “。这和它的 ” 内容 ” 是否高大上无关——再精准的未来预言也有过时的一天,而不会过时的地方,在于呈现它的形式。

就像在不少地方,我看过菲利普 · 迪克的原作读者称小说的思想深度比《银翼杀手》更高云云。但对我来说,这部电影最好的地方并不在于它作为严肃科幻的那部分,而是为了遮盖背景瑕疵而故意设置的连绵雨幕、美丽却又如非人的瑞秋、还有罗伊 · 巴蒂那段传世的即兴独白。

文章截图

” 我们如何去演绎 ” 比 ” 剧本上写着什么 ” 更重要,形式本身就是内容,对电子游戏来说也是如此。

而系统层面设计差劲、评测版本 bug 频出的 2077,我能一口气玩几十个小时,多少也是屈服于 CDPR 的老手艺:出色的演绎。在夜之城的故事里,你是能感觉到 ” 角色 ” 的存在的——它可能并没有到值得被称之为经典的地步,但和这个世界上许多游戏业的同行们相比,做得要出色太多了。

无论是和朱迪一起潜入深水(还有那个关于拉拉的笑话),帕南为你递上夹克的眼神,还是瑞弗笨拙的言辞和动作里那股 ” 相亲竟不可接近 ” 的味道,在最终抉择前基努伸出的手……这种体验在开放世界 RPG 中是独一无二的。

文章截图

后劲很大。大到我现在找不到动力继续体验夜之城的开放世界。

严格来讲,2077 并不存在寻常意义上的多周目设计,结局章获得的经验和物品都不会带回开放世界存档,也不对之后的剧情有影响。在反复的通关中,我能做的只是从多元未来中的某一个切片里,带回一件微小的纪念品。

而过去、现在、未来会发生的事情,我都知道了。地图上纯填充内容用的委托、没处理干净的赛博精神病,一下子都变成了二维世界里的小打小闹,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要去做这些事情。

泽拉图那句话如何说来着,我挑开了未来的面纱,却只看到了……好吧,其实湮灭也没多大关系,罗伊 · 巴蒂早就说过了,所有的一切都将像泪水消失在雨中。

文章截图

我不知道过段时间,等大家差不多都玩通了,会不会对 CDPR 在 2077 里的剧情设计有所意见,” 没有一整套完美答案 “,V 是男人就泡不到朱迪,是女人就没法和帕南睡觉。无论把命运的手交付给强尼,还是做一个行动主义者,什么都打算自己来,你最后都会失去一些东西。

接受失去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尤其在大家寻求快乐的游戏里——如同《巫师 3》玩家不会满足于单选叶奈法或者是特莉丝,人对 ” 完美 ” 的需求是永远没有止境的。

最后再回到《奇洛李维斯回信》吧(突然想起来这篇夜谈的标题是这个)。

我听过这首歌几乎所有能在 Youtube 上找到的现场版本。平心而论,早期的薛凯琪应该算那种 ” 录音室歌手 “,到了 Live 的场合,即便是这首唱了无数遍的代表作,气息都非常不稳。

但《回信》刚好是那种带点胆怯又带点勇敢的样子,没什么比这更适合刚出道的少女歌手了。

而一首歌的演绎,最美妙的地方就在于它会经受时间的镌刻。对于《回信》这种十几年前的少女憧憬,岁月的痕迹显得更为残忍一些——听薛凯琪在快四十岁的时候再唱这首歌,完全是不一样的感觉。

文章截图

TVB” 流行金曲五十年 ” 版的《奇洛李维斯回信》

所幸夜之城有一个美好到不合乎常理的地方,这里的时间好像被封印了:

强尼 · 银手在故事发生的五十四年前就已经离开了人世,而他的老朋友们都还在如此危险的夜之城里安安稳稳地活着,更换自己身上的零部件,看上去会像荒坂三郎一样永永远远地活下去。可无论过多久,一听吉他拨弦声,他们还知道是强尼住在 V 的身体里。

如同从 2023 年开始,时间流逝就在夜之城中消失了,直到 V 从垃圾场中爬出来,一切才重启。而当强手在旅程的最后询问你是谁,你依然可以回答 ” 我是那个死在垃圾填埋场的 V”。

文章截图

薛凯琪在 2005 年的那次采访里问基努里维斯,在这部戏(《康斯坦丁》)里,你最喜欢哪部分?

他回答说,” 我想……是主角的经历与结局。”

文章截图

游研社 2077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野草社区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