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社会 正文

弦子诉朱军案始末

# 雷斯林如何看? 119 个 弦子诉朱军案昨天开庭,但是昨天没出结果,暂时休庭。 弦子方申请: 三位法官回避…

# 雷斯林如何看?

119 个

弦子朱军案昨天开庭,但是昨天没出结果,暂时休庭。

弦子方申请:

三位法官回避。

朱军本人到庭。

公开直播审理。

文章截图

昨天,许多弦子的支持者,在网上发声说这件事。

但两人现在对簿公堂,终究是要用证据说话。

所以让我们从头说起。

1,弦子为什么要起诉朱军?

2018 年 7 月 26 日早,25 岁的弦子在微信朋友圈里发了一篇长文,称自己 2014 年在央视《艺术人生》节目组实习时,遭到当时的节目主持人朱军的性骚扰。

一个多小时后,弦子的朋友 @麦烧同学把这件事转到了微博上,并且在微博上 @了朱军本人。

长文中称朱军强吻她,并且试图进行更多性骚扰行为,直到阎维文进来才中止。

文章截图

可能是朱军本人名气很大,也可能因为有很多人也有类似的不好经历。所以那会儿这条微博火了,一直到晚上,有很多个人博主转发、跟进这件事,也有很多媒体转载报道。

其中最详实的,是财新网的采访报道《女实习生指控主持人性骚扰》。

其中弦子提到,她在遭受性骚扰后的第二天就在律师的陪同下报了警做了笔录,只是最后不了了之:

文章截图

当然,当时的那些微博,现在大多都看不了了。

不止个人博主的微博看不到了,就连大机构大媒体的报道也都看不到了:

文章截图

不但这些媒体报道消失。

2018 年 8 月 15 日,一直帮公众人物维权的北京星权律师事务所表示接到了朱军的委托,要反告之前说朱军性骚扰的网友。

文章截图文章截图

对此,弦子以 ” 弦子与她的朋友们 ” 注册微博,并且在微博愤怒地回应:

我和我的朋友们没有造谣,我们说的都是事实。

实习过程和报警过程我都通过自己的方式保留了证据。

文章截图

2018 年 9 月 25 日,@麦烧同学表示拿到了朱军给她们的起诉书。

文章截图

朱军方的诉讼请求是,删除所有针对朱军的微博,公开赔礼道歉,并且赔偿朱军 65 万人民币费用。

文章截图

同时,弦子方也晒出了他们对朱军的起诉书,在 9 月 25 日,对朱军正式提起诉讼。

文章截图

弦子方要求朱军对她赔礼道歉并赔偿六万元费用。

弦子表示,这些费用只是为了让朱军付出代价,她会全部捐出去。

这件事迟迟没有下文,正当所有人觉得也会不了了之的时候,今年 11 月 27 日,弦子表示他们的案子终于要开庭了。

文章截图

不过弦子表示,虽然双方都提出要公开审理但法院依然拒绝。

同时朱军本人也不会到庭。

12 月 2 日,也就是昨天开庭之后,朱军也确实没有到法庭现场。

2,朱军为什么可以不去现场?案子为什么不公开审理?

一个问题一个问题说。

首先是

朱军为什么可以不去现场?

这倒也不是什么司法不公,而是我们国家《民事诉讼法》就是这么规定的。

在民事诉讼案件中,除了有特殊规定的,被告都可以通过代理人实施民事法律行为。

文章截图

这里的特殊规定,在民事诉讼法里特指离婚案件,以及负有赡养、抚育、抚养义务等义务的案件。

文章截图

在 1984 年的最高院出台的《关于贯彻执行〈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中,又特别提到了,离婚诉讼中,如果法定代理人不愿出庭,也可以在查清事实的基础上,依法作出判决。

文章截图

然后是

案件为什么不公开审理?

因为这案子涉及隐私。

我们国家规定,以下几类案子是不公开审理的:

文章截图

而弦子和朱军的案件,主诉的是性骚扰,在庭审的时候,势必会涉及到许多隐私问题。对于这种案件,一般都是不公开审理的。

说实在的,你在网上看个小黄文都违法,想公开听到和性有关的庭审内容,还是不太现实 …

所以,虽然我们都很想看到弦子和朱军当面对峙,把所有事情所有证据一条一条讲清楚。但按照现行法律,朱军就是可以不出席,法院也确实可以不公开审理。

这些,真不一定是为了 ” 朱军的面子 “,法律 ” 网开一面 “。

3,所以朱军性骚扰了吗?

在案子判决结果下来之前,答案只能是不知道。

我们现在知道的是,朱军的所作所为够不上刑事责任,因为如果够得上刑事责任,那也不至于这么多弯弯绕绕了。

比如国家一级话剧演员田蕤涉嫌猥亵,就被上海警方刑拘,已经被提起公诉。

文章截图

刑事案件,是不需要受害者想尽办法证明罪犯犯罪了的,国家会抓捕犯人,会对犯人提起公诉,证明 TA 真的犯罪了。

但民事案件不一样,民事案件需要原告证明的东西就多了。

一个例子,是之前刘强东在美国涉嫌强奸的事情。

在案件最开始,明尼苏达警方是按照强奸重罪去处理这件事的,所以那会儿女方什么都不用做,公众甚至不知道她是谁具体发生了什么事,刘强东就被拘捕了。

但是随着明尼苏达警方认为证据不足,决定不予起诉之后,女方准备通过民事诉讼维权,就不得不自己去做很多事情,乃至于现在百度百科都把她的真实姓名写出来了。

扯远了,说回弦子和朱军的事情。

2018 年 12 月 12 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法〔2018〕344 号文件,规定在《民事案件案由规定》中增加一个案由:性骚扰损害责任纠纷。

很多法学家认为,这等于是在说,以后再有以 ” 性骚扰 ” 为由提起民事诉讼的,法院不能不予立案了。

这是一个很大的进步,但既然提起民事诉讼,弦子依然要证明至少三点:

朱军确实对她进行了性骚扰。

朱军对她的性骚扰动作,是主观故意的。

朱军对她的性骚扰,对她的人格权造成了侵害。

只有这三点全都证明了,案子才能胜诉,然而现在的情况来看,弦子很难证明前两点。

【直接证据】

证明性骚扰,最直接的肯定是录音、录像。

然而他们俩当时在的化妆间并没有直接对着房间内的监控摄像头,所以没有直接的证据。

弦子说她在事情发生后去报案,所以可能会有朱军的皮肤组织残留,可以作为证据。

然而她主诉的是朱军强吻她,并且一直到第二天才去了警察局,就算朱军真的强吻了她,这时候嘴唇上还残留朱军皮肤组织的概率也是很低的。

【证人】

弦子一方在庭审中申请 8 位证人出庭,包括她的父母、陪同她报警的老师和同学等,这些人都不在案发现场,最多只能证明弦子真的很崩溃,真的很不开心。

即只能证明弦子的人格权确实受到了侵害,无法证明弦子真的遭到了朱军的性骚扰。

但朱军方的四个证人,都是当时在现场的人,包括两个制片人、一个化妆师、一个实习生。其中那个实习生,是弦子说带她进入化妆间的实习生。

如果这四个人,全部都说根本没这事,证词显然会比弦子的证人来得有力得多。

弦子当然也知道这点,所以她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他们在做伪证,和监控录像显示的不符。

当然,” 这四个人在做伪证 ” 这一指控,也需要证据来证明。

除此之外,还有。

弦子当时的长文说朱军对自己实施性骚扰,直到阎维文推门进来朱军才停手。

然而阎维文出了一期声明,表示自己当天没有参加《艺术人生》的录制,还签了名按了手指印。

文章截图

所以,可以说几乎所有证词都对弦子不利。

除非弦子在法庭上拿出监控录像,能证明上面所有人都在为朱军作伪证。

否则她很难告赢。

4,说说 #metoo

现在在各平台疯转的一些文章,都在说弦子这一路上走来不容易,维权不容易,中国需要更多的弦子。

这我都同意,确实不容易。

me too 运动,应该鼓励更多女性在遇到性骚扰的时候勇敢站出来报警起诉,而不是在网上用舆论去审判一个个名字。

这点上,我比较同意公共知识份子刘瑜的部分论述:

只有在诉诸法律不可能的情况下,我们再去用大鸣大放大字报的方式批判人。

而且她作为一个女性,比我说这些更有说服力。

文章截图文章截图文章截图文章截图文章截图文章截图文章截图文章截图

所以,如果要停止这种 ” 大字报游戏 “,一方面当然是讲道理,持续不断的讲道理,让人明白仅凭一方在互联网上的指控,是无法给人顶嘴的。

另一方面,我们的法律层面也应该给受害者更多方便,不至于让人打个官司立个案那么难。

5,所以弦子会输吗?

倒也不一定。

民法判决中,有一个概念叫 ” 高度盖然性 “,就是在无法 100% 确定一件事的时候,可以按照较大概率的可能性进行判决。

文章截图

比如(2019)粤 19 民终 4806 号判决书,里面判决胡某某性骚扰的关键性依据,就是 ” 女孩子不会为了自己的名誉去诬告的。女孩既然告了,那你就绝对做了。”

文章截图文章截图

如果按照这个标准去判,弦子也不一定会输。

但这案件发展到现在的地步,最后无论是赢是输,相信都有一大批人不服气就是了。

-END-

周周有抽奖

3000 块抽 100 个人

【推荐阅读】

别再带上海和天津的节奏了

隐私都泄露成这样了,还磕 CP 呢??

人工智能已经能写这样的诗了

回复晚安

可以看到一篇” 性瘾者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野草社区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