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社会 正文

【最合肥】与合肥解放有关的记忆

71 年前,合肥不费一兵一卒得以和平解放,合肥火车站附近的胜利广场,竖立着一块牌子,上面是一组数字 &#822…

文章截图文章截图文章截图

71 年前,合肥不费一兵一卒得以和平解放,合肥火车站附近的胜利广场,竖立着一块牌子,上面是一组数字 “1949.1.21”,这正是合肥解放的时间。

三里街老飞机场的枪炮声

1949 年 1 月 22 日,新华社向全中国乃至全世界播发 ” 合肥解放 ” 的电讯稿:” 合肥国民党军南撤后,城内国民党县政府和人员,遵照人民解放军的命令,各就原职,保护文件、资产,迎接解放军和人民政府前来接管。这个榜样,足资各地国民党政府人员效法。”

这条简讯,是最早报道合肥解放的文字。因限于篇幅文中并未报道合肥解放的全过程及一些具体的细节。但此后出版的一些文章、资料中,还是提及了 1 月 21 日发生在合肥东门三里街飞机场的那场战斗。

如一篇记叙合肥 ” 破晓 ” 的文章中写道:他们(三野先遣纵队四支队一大队)1 月 21 日凌晨 4 点多钟,从东乡磨店方向强行军,7 点钟挺进到三里街机场附近,突然遭到城外暗堡中敌人枪炮的阻击,刘汝明(敌兵团司令)色厉内荏,他不知我解放军究竟有多少人马,稍作抵抗,便带着余部一个个匆匆向巢县逃窜。正是 ” 神兵从天降,两个半连吓跑敌上将 “。

另外,在一篇记叙合肥解放前后的文章中也写道:一大队队长李锡风,政委齐平接到命令后,于 21 日晨 3 时抵达距合肥 10 余里的肥东磨店集,7 时许,大队到达距合肥 3 华里东门外飞机场边沿,大队派一侦察班前往侦查。约半个小时,随着枪声传来,一伙从合肥城出来的国民党军抢占飞机场附近一高地,向一大队猛烈射击,一大队战士奋勇还击,敌人士气低落,支撑不住,向南逃窜。后据俘虏供称:合肥城原有刘汝明部两个团,该团见解放军到来,立即向巢县方向撤退。侦查班袭击的正是逃敌团部,与大队交火的是后卫营部队。因时间久远,上述两文未写明在这场战斗中,敌我双方是否有伤亡。

前辈回忆录记战斗悼英烈

2019 年 10 月出版的《党史纵览》第 10 期,刊登了一篇题为《追忆合肥解放的前夜》回忆录,作者郭鉴时任华野先遣纵队四支队一大队书记。1 月 21 日举行的解放军进入合肥入城式,是入城部队的领头(第一)人。后来,郭鉴留在安徽工作,曾任巢湖行署副专员。

郭鉴同志在《追》文中回忆道:”1949 年 1 月 21 日晨 4 时许,先遣纵队四支队一大队带两个连从距合肥市 20 公里的磨店子出发。约 7 时许接近合肥市东北角老机场附近,听到老百姓说侉子兵(国民党刘汝明队)撤退时,在城区抓人抢粮,迫害百姓,有的群众要求我们赶快去合肥。”

” 一开始我们对这批敌人有些轻视,大队领导带队部二三十人,骑在高头大马上用望远镜观察合肥城头的敌人。谁料没多久,城楼上地堡里的敌人突然用六零炮、机关枪向我们猛烈开火,我们只得就地隐蔽。但很快敌人的枪炮又停了下来,还有两架飞机在我们头上盘旋。”

郭鉴同志随后写道:” 先前派到北边岗头上的侦察员带着几个俘虏回来了。他们报告说,刘汝明带一个团逃跑了。刚才那阵枪响,我官兵伤亡 10 多人。还有一个营级干部,在搜索敌人飞机场时中了五六颗重机枪子弹。他原是陈毅的警卫连长,肥西人,没想到在家门口牺牲了。”

城门是怎样打开的

1949 年 1 月 21 日上午,一大队来到大东门的城墙下。

在一篇有关合肥和平解放之事的文章中这样写道:” 第二天下午,即 1949 年 1 月 21 日,解放军来到东门外,向城头哨兵喊话,让他们打开城门,哨兵即答:我们已和解放军合肥支队有联系。欢迎你们进城。解放军要城防兵把机枪交出去。哨兵答交机枪要请示县政府。当哨兵把电话打到县政府请示时,龚兆庆(国民党合肥县长)顺手接过电话,回答道:把你们机枪交给他们,并派人陪同他们到县政府来。”

关于城门是如何打开的,郭鉴在忆文中有更为详细、生动的记述:” 我们掌握到城内还有几个保安中队 城墙四周紧闭,敌人仍处在作战状态,而我们只有 200 多人。上午 11 时许,大队长让参谋向城楼上敌人喊话,叫他们开门迎接我们进城,哪知道狡猾的敌人见我们人少,有点轻视,用双关的口气说:我们还没准备好,准备好了欢迎你们。大家一听,觉得不给点颜色看看不行。于是参谋龚乃铎上前把帽子一甩,棉袄一扒,一跳老高地骂道:‘老子来了,还不赶快开门迎接!再不开门叫你们坐飞机(指用炸药包炸城)!’敌人最怕我们这手,不到 5 分钟城门就开了,大队长派了一个排,登上东门城楼缴了敌人的械。政委带一个班骑马直奔旧县府 “

行文至此,必须指出,以前关于合肥解放的文章资料皆有价值,只是随着党史研究向纵深发展,郭鉴同志的忆文发表,更为详尽地记述了合肥解放时的具体情况;特别是侠起(音)烈士等的牺牲经过,给地方党史、民政部门提供了重要的线索,亦可给烈属寻亲提供参考信息,如此看来,郭鉴同志的忆文,是很有价值的,十分珍贵的。

□李夏 柳丝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野草社区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