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社会 正文

自仰融之后,东北经济失信于天下

在辽宁继省委书记王珉、贿选、经济数据造假等持续坏消息铺满版面之后,2016 年 8 月 28 日推出一个大手笔…

在辽宁继省委书记王珉、贿选、经济数据造假等持续坏消息铺满版面之后,2016 年 8 月 28 日推出一个大手笔:出售本钢、华晨等 9 家国企股权。想以此行动提振士气。

看到这个消息,很多辽宁人会想到一个人,并长叹一声: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这个当初源于一个人,他造就了一个时间节点:2002 年 5 月。距离彼时已经过去 14 年 3 个月。

这个人对于辽宁省很有开创意义。可以打个比方,上海曾说马云为什么不来上海,那么对于仰融则可以这样说:上海为什么在马云来了之后又赶走了马云。

他最后的路径有些凄惶:先是上五台山拜佛,然后去上海瑞金医院养病,最后在 5 月末以旅游签证赴美。一去不返。

这个人就是仰融。

如今已经有很多人不知道仰融了,虽然他还在百度上占据着几十万的条目。但少人关注。而他离去后的辽宁开始陷入了困境,直到今天的局面。

有无数人关注东北的经济,并探究其衰落的缘由。有说从解放后的,有说从 90 年代改革后的,但是有个最后的时间点就是仰融的出走以及之后对于辽宁的起诉,辽宁遭受了巨大的打击,这是青岛天价大虾与哈尔滨天价鱼所难以相提并论的。至此之后,辽宁在国际上的名声先是变臭了,后来变得默默无闻了。因为辽宁省政府对待仰融的态度一直没变。

沈陽金杯汽车是东北第一家尝试股份制改造的大型国营企业,1988 年它向国内外发行 1 亿元股票,历时一年有余却响应寥寥,公司甚至曾在国家体改委的大院里贴布告卖股票,整整一天也只卖出了 2.7 万元。便在此时,仰融上门洽谈,1991 年 7 月 22 日,仰融以 1200 万美元买下金杯汽车 40% 的股份,之后他又安排了一次关键性的换股,将控股比例扩大到 51%,成为该公司的绝对控股方。仰融为此专门在太平洋小岛百慕大设立了一个项目公司华晨中国汽车控股有限公司,此公司由华博 100% 控股。这时候,仰融还悄悄完成了对华博的资本改造,其股权结构改为仰融占 70%、另一自然人占 30%,法定代表人仍是仰融。转载自经济观察报 吴晓波之专栏。

仰融名言:汽车是手段,金融才是目的。

在 90 年代可谓曲高和寡。知音寥寥。

在完成了这一系列长袖善舞的资本组合之后,仰融开始筹划在美国的纽约证交所上市。当时,中国还没有成立证监会,仰融的一切运作均无先例可循。为了让上市公司有一个更为合法、合理的身份,仰融筹划成立了非盈利性的 ” 中国金融教育基金会 “,发起人是中国人民银行教育司、华晨控股、中国金融学院和海南华银四家,就这样,仰融戴上了一顶有众多垄断性国营资本背景的显赫的 ” 红帽子 “,它让这位资本枭雄得益于先而倾辙于后。1992 年 10 月,” 华晨中国汽车 ” 在纽约成功上市,融资 7200 万美元。这是中国企业海外上市第一例。对纽约证交所来说,这也是来自社会主义国家的第一只正式挂牌的股票。它在当年的美国股市轰动一时。

华晨上市让仰融一战成名,他很快意识到,无意中踏入的汽车行业也许是中国最具成长性的领域。转载自经济观察报 吴晓波之专栏。

仰融的全球格局和跨行业开创性,即使在今天也傲视群伦。他在运筹帷幄之中轻松整合资源,为东北乃至中国的汽车市场注入竞争因素和与世界接轨的平台。但是,他的一切遭遇权力的偏狭的排挤,这是东北成为今天局面的原因。

从 1995 年起,仰融以大股东的身份接管了金杯客车的管理权,把精力逐渐转移到经营工作上。当时的汽车行业因多年的垄断经营,各大汽车厂家均裹足而行,无太多的战斗心,业内 ” 行规 ” 重重,暮气十足。当仰融真正进入之后,这位大局观十分清晰和敏锐的战略家很快成了一个让人头痛的 ” 颠覆者 “。

金杯公司的主打产品是海狮牌小客车,在这个市场中,长春一汽的解放牌面包车是当之无愧的 ” 小霸王 “,风头正劲。仰融把全公司最精良的研发人员全部调集起来,专门针对 ” 小解放 ” 开发出一款低成本的海狮新车型。在这期间发生过一段很见仰融性情的轶事:仰融曾去长春拜访一汽董事长耿昭杰,耿以傲慢待之,仰不忿。海狮新车型设计出来后,仰融卷着图纸再找耿昭杰说:” 我这个车一卖,你的小解放肯定就不行了。但是我开发这个车呢,也肯定要亏本。我一个月生产五百台,一年打个折就是五千台,你每台车给我一万元,总共五千万元,我把这个型号的许可证卖给你。这个情况,我是通报给你了,如果你不同意,我就按我的方式干了。”

耿昭杰从来没有见过这种人,一定以为他疯了。新海狮推出市场之后,因其造型新颖、价格低廉、营销手段灵活而深受中小城镇用户的欢迎,仅一年后,一汽的小解放就由盈利转入亏损,又两年,被迫退出了竞争。转载自经济观察报 吴晓波之专栏。

仰融凌厉的做事方式得罪了不少国企的人,因为他们面对仰融无不丢盔卸甲,溃不成军。自此,东北的国企处于养尊处优的非竞争的温水煮青蛙状态,直到目前的困境。

有人说,不厚都下台了,仰融却还没回来。这就如中国对于朝鲜的态度一样,虽然谴责几句但是仍死死抱住不放。

防止国有资产流失,是辽宁针对仰融的一个 ” 堂而皇之 ” 理由。这也是辽宁如今民营企业规模不够活力不足的理由。那么问一声,如今出售国企股权是不是呢?

现在看来,批判仰融的理由都十分可笑,那么为什么不给仰融一个说法呢?秋菊尚且要说法,何况一个企业家?比起万科王石的股份,仰融的股份真的是太清晰了。是蛮横的国家意志对经济规则的肆意践踏,让一切模糊不清。也让资本和人才滔滔不绝地自绝式外流。

可以说,仰融的格局比起如今的任何一个企业家都要超出不知道多少倍。他唯一不谙的是辽宁的政府长官心理。作为开创性的企业家,仰融无人能超越。某种意义上,他是辽宁乃至东北在政治与经济,老路与新路的选择中,有意放弃的最精华的部分。

仰融曾居 2001 年度《福布斯》中国富豪榜第三位。

他是第一个让社会主义国家的股票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成功挂牌的人。

他也创造了新中国历史上中国地方政府首次在国外被起诉的案例。

2002 年 5 月,出走美国。

2002 年 10 月,因涉嫌经济犯罪被辽宁省检察院批准逮捕。

从沈阳荣誉市民到第一辆中华车下线,从与英国罗孚的深度合作到起诉辽宁省政府。仰融以其亲身经历揭示了一个投资者最离奇的轨迹。

仰融之后,东北政商关系为之一变。除了来辽宁投资的人少了,再就是合作的灰色化。反腐对于经济的影响,可以从仰融案窥见一斑……

不说了,因为是辽宁人,我为辽宁省政府出一个价值 1000 万元的建议:

不用卖哪些限产去产能的企业的股份,也不必挖空心思去搞供给侧改革,你只要在美国著名的报纸上刊登整版广告:

仰融先生,

我们错了。

如此即可。

辽宁乃至东北的经济还可能有希望。

因为辽宁自仰融之后失信于天下了。

可是,省长书记换了若干任,辽宁省政府能任经济下滑到 -1%,但是能认错吗?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野草社区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