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社会 正文

八旬老人一己之力干翻全欧洲!海盗之王“海雷丁”的传奇人生(下)

【17173 新闻全网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铁士代诺 前情提要: 堪称大航海时代的《水浒传》!海盗之王…

【17173 新闻全网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铁士代诺

前情提要:

堪称大航海时代的《水浒传》!海盗之王 ” 海雷丁 ” 的传奇人生(上)

缔造史上最强的 ” 海贼团 “!海盗之王 ” 海雷丁 ” 的传奇人生(中)

咱们书接上回。

作为历史上军事实力最强大,劫掠手段最残忍,具有最高规格官方钦定头衔,并且对一整个海域里诸多国家文明造成极其深远影响的超级大海盗,海雷丁将 ” 巴巴罗萨 ” 从一个原本描述红胡子造型的江湖外号,变成了 16 世纪基督教世界最为之感到战栗的后启示录符号。尤其当海雷丁经过了与查理五世之间那场背靠背进行,并最终重新占据地中海控制权的战斗以后,一场即将载入史册的大海战,此时正在伊斯坦布尔的军工厂里紧锣密鼓地筹备当中。

文章截图

16 世纪初期,伊斯坦布尔的金角湾一带海域

表面王不见王,私下疯狂备战

如果在 1530 年的欧洲 – 地中海版图上画一条对角线,会清晰看到查理五世与苏莱曼一世带领各自帝国所呈现出的横亘对峙。冲突的规模前所未有,马德里和伊斯坦布尔高速运转的战争引擎以相当高的效率征税扩军、屯粮造船、生产出在刚刚过去的中世纪战争中完全无法想象的大量火药。

战场之外的战场,西班牙的皮萨罗征服了秘鲁,后者将成为查理五世远在美洲的印钞机;而奥斯曼攻进了印度。错综复杂的利益和巨人的野心把世界各地拉得更近了,如果说查理五世梦想收复君士坦丁堡,那么苏莱曼毫无疑问渴望征服罗马。

文章截图

苏莱曼从陆地和海上同时向基督教世界发难,他自己负责陆地战场,海战则交给了由他钦点的海雷丁

显然,苏丹苏莱曼希望自己是大战来临时更有准备的一方。1537 年,他命令海雷丁在伊斯坦布尔的造船厂建造完成了 200 艘战船,土耳其的海军力量变得空前强大。

而查理五世虽然没有继续对海军进行投资,但直面地中海的威尼斯此前身处东西方两大势力之间,本想保持中立姿态继续做自己擅长的 ” 地中海买卖人 “,此时却越发难以忍受苏莱曼强迫其必须选择一边站队的威胁。尤其当威尼斯人安插在苏丹身边的间谍不幸身份败露之后,威尼斯也被列入苏丹的黑名单。

于是,100 艘武装桨帆船成了威尼斯人名为 ” 安全感 ” 的一笔投资项目,而自觉停靠在了查理五世的一边。

文章截图

虽然只想要继续赚自己的小钱钱,但此时的威尼斯也被迫做出了站队的选择

1538 年,海雷丁率先发难,他带领一支 170 艘桨帆船组成的舰队,洗劫了威尼斯人的一连串岛屿基地,并将守军全部屠杀。意识到问题严重性的基督教世界紧急组成了 ” 神圣联盟 “,参与者包括务实的威尼斯人和领导教会的教皇保罗三世,而教皇为了团结内部势力,向查理五世许诺,一旦后者能解决此次危机,并最终攻占伊斯坦布尔,教会就立查理五世为君士坦丁堡皇帝。

同年 9 月 28 日,当海雷丁将舰队一分为二,自己带着 90 艘重型桨帆船和 50 艘小型划桨船在希腊西海岸的普雷韦扎湾补给时,神圣联盟集结起来的 139 艘重型桨帆船和 70 艘帆船怼上门来,一边是背靠岸基大炮的土耳其人,一边是占据明显兵力优势的基督教世界,双方的共同点——都恨不得对方赶紧去死。

文章截图

流传至今的一幅老年海雷丁画像,可谓是 ” 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

海上世纪大战,战后收走人头最多的却还是老天爷

9 月 28 日,狂风呼啸,不过对于海雷丁手下经验丰富的战舰水手来说,这正是一个突袭对方的好机会。海上大风让神圣同盟原本规模庞大的舰队变得阵型松散,难以协调。

桨帆船作为一种风力和人力的混合动力船,初始的设计目的是能够在无风的环境下依旧能行驶自如,这使得它非常适合在地中海或黑海航行,谁料天公不作美,主动出击的土耳其人顺风,而神圣联盟处于逆风,这让原本划桨手只需正常工作就能保证的航速,如今显得异常吃力。

文章截图

” 顺风扬帆,无风划桨 ” 是桨帆船最朴素实用的设计语言

不过,氪金变强的不只是多里亚的 ” 老板 ” 查理五世,威尼斯人对于自己的武装舰队同样投入了重金。

当海雷丁的舰船顺着风势将威尼斯人用作先锋的旗舰合围起来,并展开连续攻击时,这艘重武装的加莱赛战船体型巨大,船身有着更高的防御力,面对来自敌人桨帆船的袭击巍然不动。如果你想手上试试这样一个巨无霸究竟能海战中发挥多大的威力,可以考虑用《黎明之海》中的同款舰船组一支自己的舰队,到时候别说是地中海了,全世界的海域都将成为你的航线与战场。

文章截图

《黎明之海》里收录的加莱桨帆船

海雷丁没有在这艘加莱赛战船上投入更多 ” 仇恨值 “,” 我打不沉你,难道我就不能对其它船动手了吗?” ——随着战况加剧,土耳其人渐渐占据了优势,而威尼斯人的舰船大都被俘虏或者击沉。但作为同盟里的盟友,多里亚此时却在战场海域的外围保持 ” 划水 ” 状态,他一边漫无目的地进行着远程炮击,一边很好控制着自己麾下船队与主场战的交战距离。

对于威尼斯海军来说,这场战斗就像是打 MOBA 时自己队里明明有一位职业电竞哥,结果他却沉迷打野无心对线,反观对面的职业选手却人人奋勇,个个争先,把 ” 神圣联盟 ” 打成了一盘散沙。

文章截图

就这样,经过一天的激战,海雷丁在多里亚关注的目光下,获得了一场史诗级海战的胜利。作为 ” 神圣同盟 ” 中损失最大的一方,威尼斯人对多里亚的划水行为火冒三丈,认为他要么是对热那亚与威尼斯之间的历史夙愿怀恨在心(100 年来双方为了争夺地中海的贸易主导权使了不少明枪暗箭),要么就是个临阵退缩的软脚虾,但这都改变不了基督教世界完败给海雷丁的结果。

或许是老天爷为了让这场东西方世界的较量可以在接下来的岁月里继续保持 ” 游戏平衡性 “,击退神圣联盟的几天之后,另外一片海域上由 70 艘奥斯曼船只组成的舰队遭遇风暴摧残,几乎全军覆没。与之相比,神圣联盟在普雷韦扎海战也 ” 仅仅 ” 是损失掉了 12 艘舰船而已。

文章截图

苏丹不断开动他的战争机器,誓要与基督教世界一争高下

或许是之前海雷丁在突尼斯战场上的先输后赢,给查理五世留下了深刻印象,这次查理五世也搞起了越挫越勇的反击。他用一年时间组成了一支规模可观的舰队,想要突袭海雷丁控制的阿尔及尔。结果偷来的技能包完全不好用,精心准备的登陆作战被一场暴风雨拆穿了西洋镜,海雷丁布置好的港口部队把入侵者杀得全无还手之力,若非多里亚救援及时,御驾亲征的查理五世恐怕就要 ” 死在异教徒的领地 ” 了。

文章截图

查理五世花重金请当时著名画家缇香作为自己的御用画师,所以留存下来的画像都具有极高的艺术价值

是否原谅他们是上帝的事,我只负责送他们下地狱

接连战败的消息令欧洲的基督教势力感到震惊和惶恐,真正可怕的事情此时也接踵而来,形形色色的冒险家和叛教者加入海盗的队伍,他们在海雷丁的城市 ” 阿尔及尔 ” 集结起来,展开对基督教海岸和商船的疯狂劫掠。

文章截图

海盗们将伊斯兰圣战、帝国争夺、私人劫掠和恶意报复结合在一起,一些海岸村庄为了求饶,甚至主动在村民中间进行残酷的抽签,抽中者交给海盗当奴隶,从而保全其他人的生命和自由。

而海雷丁在面对这种情况时,往往更坚持 ” 我全都要 ” 原则,比如在埃尔克莱港,他先是接受了 80 个自愿被俘虏的当地人,又转头把村子烧光抢光;在伊斯基亚岛,632 名投降的基督徒被卖为奴隶,村镇被夷为平地,城堡被炸成废墟;对于那些反抗者,他选择将其开膛破肚,剁成碎块,然后在广场上当众焚烧;欧洲传统的赎金还人质原则在他这里通通无效,即便是有钱人,也还是会因为海盗们劫掠来的奴隶实在数量太多,而成为阿尔及尔奴隶市场上价格等同于一棵葱的 ” 交易品 “。

文章截图

基督教世界曾经把海雷丁视作地狱的使者,如今这个 ” 使者 ” 正把基督教世界从凡间也变成地狱,然而岁月此时站出来扮演了终结者的角色。

1546 年,80 岁的海雷丁因一场热病死在了自己位于伊斯坦布尔的宅邸。他的遗体被安葬在博斯普鲁斯海峡沿岸一座陵墓里,那些出征远航的水手都会来此参拜祈福。基督徒则深受 ” 海雷丁 PTSD” 所困,几乎无法相信 ” 邪恶之王 ” 真的死了,还编造传说认为海雷丁可以离开坟墓在大地上漫游。

文章截图

海雷丁在伊斯坦布尔的墓地

结语

海雷丁死后,阿尔及尔作为他 ” 曾经工作和战斗过的地方 “,那些来自贫瘠大海各个海域的冒险家、海盗、杀人犯,无论穆斯林还是基督徒,都涌现这座 ” 花里胡哨的大市场 “,新一代的海盗头子们继承了他的衣钵,想要成为下一个世代的 ” 红胡子 ” ——从这个角度来看,说海雷丁是日后所有海盗们的 ” 祖师爷 “,似乎也并不为过。

文章截图

【编辑:爱德华】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野草社区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