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社会 正文

迷情大鸟转转转酒吧

mumu 丨文 大鸟转转转酒吧是夜之城无数夜店俱乐部里不起眼的一家。 酒吧的英文名字叫 “Dick…

文章截图

mumu 丨文

大鸟转转转酒吧是夜之城无数夜店俱乐部里不起眼的一家。

酒吧的英文名字叫 “Dicky Twister”,直译过来是 ” 大鸟扭扭乐 “。

文章截图文章截图

这间同志酒吧坐落在德拉曼总部斜对角,高楼立交之下,在游戏里它的东家是一个叫拉得里罗先生的皮条客。

也不知道是哪个翻译天才给它起了个 ” 大鸟转转转 ” 的中文名字。

文章截图

好家伙,如此形象。难免让人联想起前段时间流行的 ” 击剑梗 “:两个男人狭路相逢,话不多说掏出胯下宝剑就是一顿比划,向对方展现自己的雄风。

波兰蠢驴如何也想不到,这个同志酒吧突然就火了,几乎成为了《赛博朋克 2077》的游戏代名词。

文章截图

有一种说法是,国内直播平台在 2077 发售前就三令五申,不允许主播展现扭扭街相关的内容,但这间同志酒吧却是一条漏网之鱼,并不在扭扭街。

于是顺理成章成为了赛博时代的爱丁堡,化身 2077 男同逸闻的载体。

文章截图

就像每个靓仔男 V 第一次在云顶接受 ” 天使 ” 的击剑洗礼,都会感到世界观被颠覆,后来的无数个不眠夜晚又会不自觉回想起百米高空上的云端体验。

你永远也不知道为什么 2077 年的夜之城满地都是人造假牛子,也不知道为什么波兰蠢驴会有如此恶趣味,让一个高级夜总会的男妈妈起名叫 ” 天使 “。

文章截图文章截图

人总是对未知的事物感到好奇。

有传闻说,沙雕群友不知真相误入大鸟转转转酒吧,结果与黑人肌肉大汉进行了一番哲学交流。

文章截图

有人问 2077 哪里能快活?立马有人回 ” 大鸟转转转酒吧 “。

文章截图

在无数沙雕网友的顽梗搞怪之下,大鸟转转转酒吧仿佛成为了一座骚男魔窟,有着把误入其中的直男掰弯的能力。

文章截图

实际上,大鸟转转转酒吧里面根本不提供同志服务,只有几个跳钢管舞的骚男,单纯只是一个做支线任务的据点关卡罢了。

但男妈妈天使也好,男同志酒吧也罢,网友把当中最魔性的部分进行反复传播和加工,最终造就了大鸟转转转酒吧的全网火爆。

文章截图

北京、上海、青岛、常州、济宁、扬州、长沙……

人们打开地图软件后惊讶地发现,一夜间全中国出了不知道多少个叫 ” 大鸟转转转 ” 的酒吧。

文章截图文章截图

现实里的酒吧正在男同化,网络上 QQ 群的改造工程也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

文章截图文章截图

” 大鸟转转转酒吧竟是本群 “如今已是击剑竞技场最最时尚的标语,还有人在浙江大学的校徽里找到了大鸟转转转 ” 本鸟 “。

文章截图

中文互联网世界之外,Dicky Twister 可能只是 2077 的小插曲,谁能想到因为梗的诞生,” 去大鸟转转转酒吧快活 ” 却成为了玩家间的暧昧安全词。

不知道有多少刚过第一幕的新手被骗,大摇大摆走进游戏里真正的大鸟转转转酒吧,结果被穿着桐生一马行头的老鸨们射成了筛子(指用子弹)……

文章截图

说回 2077 这个作品。

抛开玩梗,我也免不了好奇心慕名前去拜访,却发现——作为一间同志酒吧,大鸟转转转的格局与游戏里其他的日式夜总会、风俗店也是完全不同的。

这里没有泥泞的街道,没有人头攒动的 NPC,在夜之城的一角,有的只是一个个被金钱绑架的疲惫心灵。

文章截图

夜之城的街头是一座丛林。城市在资本掌控下无限扩张,就好像植物的蔓藤一样最终彼此连接在了一起,取代了人类生存的自然环境。

文章截图

这样一个统摄性的资本世界里,每个人都是运转机器上的螺丝钉,一举一动都在监控之中,就像艾芙琳说的:” 你在夜之城打个喷嚏,东京那边马上就能知道。”

城市成为了赛博人类的外在,无处不在的赛博网络又构成了内在,人们在其中挣扎着。

文章截图

城里的打工人害怕被淘汰,恨不得每天工作 16 个小时,一日三餐都要就着能量饮料,把镇定剂和安眠药当作睡前甜品。

每天早上醒来,又在一次次循环中期盼着升职加薪的 ” 大好机遇 “,陷入了无法逃离的困局。

文章截图

” 西装一旦穿上,想要再脱下来可不容易 “,尽管心中有一万匹草泥马,也只能默默忍受着。这时人只有在俱乐部的花红柳绿中才能寻回自我,倾泻自己的苦闷。

于是异样扭曲的资本社会催生了游戏里独特又大胆的性观念。

文章截图

有时候真觉得波兰蠢驴玩的太过火。性偶是社会的最底层,这个古老职业伴随着人类欲望而生,有着惊人的包容性,并没有因为时代发展而失业。

一方面,在科技帮助下,性偶甚至可以只把身体 ” 借 ” 给别人,通过算法来控制运动功能。人和人都不用亲自上场,生存和繁衍的需要都被算法消解。因为记忆阻尼的存在,就连过程的记忆都可以进行打包上传,等嫖客下次再来的时候续上。

文章截图

另一方面,经由超梦剪辑师之手,他们又把自己的体验编辑成独特而又逼真的超梦作品,就像看电影一样方便别人重温。

穷人买不起高昂的超梦设备,只能在专门店里点上一单、钻入半开放的包厢,追寻着超梦带来的纵然短暂虚妄,却逼真无比、丰富多彩的幻想之梦。既奢侈又廉价。

你会发现—— ” 科技让生活更美好 “,原本应该是这样的,但在赛博朋克的哲学体系里,科技反而成为了资本剥削的媒介。

文章截图文章截图

在看似开放的近未来时代,就连人类最基本的欲望原来也有阶层之别:

游戏里的云顶俱乐部代表着最顶尖的富人娱乐,有钱可以找到最适配自己 XP 系统的专门定制;人头攒动的日本扭扭街则是性价比之选,也是大部分人制造夜间回忆的场所;

没钱的人只能选择拥抱 ” 超梦 “,在虚拟柰子里精疲力尽;最惨的还是性偶,真正意义上的出卖肉体,用废了还会回收给变态义体医生。

文章截图

过序章的时候,有一段对话让我印象非常深刻:

在 V 小窝卖枪的门口,两个人 A 说买了个仿真娃娃感觉自己出轨了,B 吐槽说你有病吧,仿真娃娃和高级飞机杯有什么区别,然后 A 又说,但是这是蛋白质构成的,B 很无语的吐槽说又没有意识。

那么性偶芯片可以用 AI 算法控制自己的动作,那他们还算不算是人?一个人的思想都被芯片控制还算是人么?

另一边……雍容雅致的荒坂大楼里,西装革履的精英名流却在夸夸其谈,谈论之前看中哪个名模,又是如何把她绑架回家的。

文章截图文章截图

旁听者不住地拍着马屁:” 你可真够浪漫的…… ” ——确实,有钱人的罗曼蒂克是普通人一辈子想象不到的精彩。

就像那株景观树,默默在昏暗的室内充当背景,它虬曲姿态象征着上流的品味,几次大战后环境急剧退化的赛博时代,” 自然 ” 是精英阶层才能享受的奢侈品。

也难怪大鸟转转转酒吧这样的同志酒吧,会选择开在德拉曼总部的对面。

文章截图

任务日志里说,VIP 包房的监控记录里饱藏着政客、公司人士、罪犯头子、社会名流,甚至是警察的丑恶。

” 一个人嗅觉健全,他就能立刻闻到罪孽的恶臭 “,城里就算得了鼻炎的人都能闻到大鸟转转转里的腥味。

文章截图

《赛博朋克 2077》里很多 NPC 对话的设定都非常有意思。很多时候游戏里 NPC 扎堆的地方,我都愿意中断任务溜达过去当一个旁听者。

从他们对世界、对科技、对人生的想法中,你往往可以从一个末微角色的对话里窥探到游戏世界观的一角。

文章截图

当然,想把这样一个庞大的赛博世界呈现确实是困难的,有很多地方明明可以更详细地展开,却又戛然而止,多少让我有些遗憾。

文章截图

文章截图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野草社区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