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社会 正文

21世纪最“色”的电影,全出自这个帅气文青

今天是 5 月 20 日。很多人在这个日子,选择用爱情片来表白所爱。从《恋恋笔记本》到《时空恋旅人》。每个人都…

今天是 5 月 20 日。很多人在这个日子,选择用爱情片来表白所爱。从《恋恋笔记本》到《时空恋旅人》。每个人都想找到爱的更浪漫表达。

最为人看重的,也许就是爱的纯粹、童真,与那种勇气和不顾一切的心情。

《两小无猜》《怦然心动》里的主角,尚且还是在少年时代,自然也是与年龄相仿的青涩的爱;但却也有一些人,能让已经到了成人年纪的主角,充满着奇思妙想,生活在童真与浪漫的色彩中,用爱和温暖去对抗世界。

有一位最帅的导演,

拍出了 21 世纪最 ” 色 ” 又最 ” 浪漫 ” 的电影

美国导演韦斯 · 安德森。

文章截图

很多时候,他电影中的场景,美成了超现实的空间,但故事,却又的确发生在人类世界里。

文章截图文章截图

韦斯 · 安德森的长片并不多,到现在为止一共是 9 部:从《月升王国》到《布达佩斯大饭店》;从《了不起的狐狸爸爸》到《犬之岛》。

文章截图

很多人知道他,应该是因为他的” 强迫症 “风格:对称式构图,极具风格的布景与服装配色。

文章截图

有人先讲人的感情,再用时而出现的惊艳画面去辅助美好的情节,而韦斯 · 安德森的美好,从画面本身开始,从第一秒延续到最后一刻。

的确,也许在很多时刻,你似乎很难想起有某一个韦斯 · 安德森电影里的场景,曾让你热泪盈眶,但也许总有一个场景印在你心底。

文章截图

” 没有人能拒绝的童话。”

对于一部电影而言,往往是接受到视觉,然后再被情节吸引:韦斯 · 安德森的电影美学,会在第一秒就 ” 劫夺 ” 你的目光。

强迫症一样的构图,以及明艳的色彩设计,像是在童话王国,但主角却又生活在最真实的当下。

你可以在每一部电影里找到你最爱的色彩配置:

蓝色的《水中生活》

文章截图

黄色的《穿越大吉岭》

文章截图

绿色的《月升王国》

文章截图

橙黄的《了不起的狐狸爸爸》

文章截图

粉色的《布达佩斯大饭店》

文章截图

以及早期没有形成明晰色调,

但依然复古感极强的《天才一族》

文章截图

与色彩相依相成的,是构图。

韦斯 · 安德森似乎对 ” 对称 ” 有种偏爱:小到书架,大到建筑,他把布景弄得繁杂又精细,那些纵深的空间,似乎有了平面设计一般的美感。

文章截图文章截图文章截图文章截图

他的合作摄影师 Robert Yeoman 说,每一次安德森走进片场,都会问:是不是所有墙都被标记了?因为他想确认,是否每个画面都是” 置中 “的。

即使是剑拔弩张的环境,但在这样 ” 稳定 ” 的构图下,总给人安恒之感,总有种不动声色的优雅:那些故事停留在银幕的那一头,静静流淌。

文章截图

这好像是韦斯 · 安德森一种独特的,对观众表达友好的方式。

安德森的电影,充满了 ” 美色 “。而它们拥有治愈的力量。

  ” 童话来源于生活。”  

如此 ” 一丝不苟 ” 的创作,总让人想一窥创作者的面容。

无可异议,韦斯 · 安德森,是当代最帅的导演之一。

文章截图文章截图

尽管韦斯 · 安德森创作的电影如同发生在超现实空间:但生活是韦斯 · 安德森创作的最大灵感。

安德森出生于上世纪 60 年代末出生于美国得克萨斯州,妈妈是一名房地产经纪人和考古学家,老爸开了一家公关公司。

大学的时候,安德森本来念的是哲学,没想到遇到了一生挚友欧文 · 威尔逊。90 年代初,他们住在一起,捣鼓出了一部短片《瓶装火箭》:而那就是之后那一部长片的前身。

文章截图

这部电影的灵感来得很有意思:在同住一间公寓时,两个人发现公寓的窗户有问题。在要求修理但没有回应后,他们决定扮作盗贼,闯进公寓偷东西,然后报警,虽然计划最终失败了。

以及这部电影的拍摄地点也很有意思,那是在欧文 · 威尔逊曾经上过学的一所高中,不过威尔逊随后被开除了。

还有 2001 年的那一部作品《天才一族》,故事里有一名母亲在分居后去追求自己的事业,而职业是考古学家:原型就是韦斯 · 安德森的妈妈,在很小的时候,他的父母就离婚了,而妈妈在随后继续从事着热爱的考古工作。

文章截图

安德森在童话故事里放入了现实的种种要素,也是因为,他并非想呈现超然的一个童话王国,而是更想实现对现世的回归。

  ” 总之是有爱的。”  

如果你还没有看过韦斯 · 安德森的任何一部长片,不如先来看看他当年给 HM 拍摄的那支圣诞广告:充满麻烦和误会,又最终归向爱的。

尽管只有 4 分钟,但这仍然是如此韦斯 · 安德森的一部作品。花色各异的服装,高艳明亮的色彩,规整而齐美的内景构置,难解的生活命题,以及 … 童真与简单生活的温暖。

韦斯 · 安德森很少在电影里用大篇幅来讲爱, 但总是会点缀时时刻刻的温暖。

有人总是把韦斯 · 安德森和伍迪 · 艾伦作对比:天马行空的主角,絮语一般的台词,以及有时候会显得飘忽的情感。

但比起伍迪 · 艾伦对爱的探讨,韦斯 · 安德森的 ” 爱 ” 更简单一点,因为温暖的基调一直在哪儿。

记得在《了不起的狐狸爸爸》里,狐狸妈妈对狐狸爸爸说,

” 我爱你,但是我不该和你结婚。”

文章截图

因为这个时候,狐狸爸爸自私的野性让一整个家庭都陷入了麻烦。但虽然是心碎的话,却又充满了无可奈何的深情。

还有在《月升王国》里一起私奔的 Sam 和 Susie. 即使面对着一整个敌对的世界,但充满了勇气。

文章截图

其实安德森的作品里,他似乎是借一整个童话世界,将成人世界里那些模糊的善恶界限变得更分明一些:这是一种微妙的讽刺,也是美好情感的回归。

值得一提的是,韦斯 · 安德森让这些以 ” 逃离 “” 反叛 ” 为主题的故事,变得更有温暖意趣的方式,是运用配乐。

生于 60 年代的韦斯 · 安德森,偏爱在电影里运用  20   世纪 60   和 70   年代的流行乐:于是你可以在他的作品里,听见上世纪的各种摇滚乐。

《青春年少》里那位处于孤独境地的主角,在失魂落魄回到父亲家中时,滚石乐队的《I ’ m waiting》想起;

文章截图

《水中生活》中,大卫 · 鲍伊的那一首《Life on Mars》更烘托出了主角在得知妻子离世的忧伤;而这部电影还直接让巴西歌手   Seu Jorge 用葡萄牙语演绎了大卫 · 鲍伊的歌曲。

这似乎是韦斯 · 安德森的一种私人品味,但又更是给那些生活中动荡的人物,一种温柔的伴随。

  ” 不仅仅是有趣。”  

很让人惊讶的是,制造过无数浪漫、童真的韦斯 · 安德森,最喜欢的电影,是 1968 年一部恐怖片,《罗斯玛丽的婴儿》。有些怪奇的爱好,似乎恰好对应着他不寻常的浪漫叙事。

安德森好像刻意地,让情感被他电影里的画面” 抢去了风头 “:你很少听到汹涌的爱意,言述的深情。

文章截图

我一直在努力避免重复自己,

但我的电影看起来却像是在不断重复。

这并非是我刻意所为,

我所做的只是想让电影保持个人特色,

而非仅仅让观众感觉有趣 “。

想让观众记住自己:是记住色彩构图,以及情节吗?我更倾向于相信,安德森通过这些极具个人特色的范式,更想让人相信,即便是在当下,依然有一些值得回溯的纯粹的美德,与纯真的向往。

这在他享誉最高的那一部《布达佩斯大饭店》里有所体现,在这部电影里,一个人用他的生命,守候了一座饭店。其间有万千险阻,但他像一道美丽的光一样。

美学诉求,服务于他的浪漫表达。

  治愈当代人心灵的唯美画册  

  纪念那些失去的美好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野草社区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