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社会 正文

麦当劳的猪柳蛋堡你猜是放不放番茄酱的?

猪柳蛋晚期患者,吃了十多年,妄以猪柳蛋为誓告诉你,店员们的结论完全正确,猪柳蛋堡有番茄酱,而猪柳蛋麦满分没有番…

猪柳蛋晚期患者,吃了十多年,妄以猪柳蛋为誓告诉你,店员们的结论完全正确,猪柳蛋堡有番茄酱,而猪柳蛋麦满分没有番茄酱。刚才那个被我吃完了所以不能上图。不知不觉,很多M记已经停止了猪柳蛋堡的供应了,原因不明,或许有一天,猪柳蛋堡只能活在我们这一代被“洋快餐荼毒”的记忆中了。一片猪柳一片蛋,一层吉士夹中间。笑看早餐万千种,此堡一出无红颜。当我们跟孩子谈起猪柳蛋堡时,我们在谈论什么?也许此刻语言是最苍白的。小时候,猪柳蛋对于我,是极其高端而昂贵的,然而在我二年级的时候,我却不明白这个道理。那一天,我带着一张点套餐才送的优惠券去了学校,带着自信且努力低调的笑容,让我前后左右邻座的同学随!意!挑!选!每人只限一张,长得好看的可以多拿,跟我关系不好的毛都没有。其中有一对同桌这时起了争执,男生说,“猪柳蛋那么好吃,你凭什么拿走!!”女生红着脸犟道:“猪柳蛋不好吃我才拿的,不信你问xxx(我)”,于是他俩一起转过来看着我。其实那位刘姓女生长得还可以,学习也比较好,属于班级里老师比较喜欢那伙儿的,而男生却是个放假会去游戏厅打游戏的“坏孩子”,有一次写日记他还抄了作文书上的范文。最后我帮了谁,找了多少证人证明好不好吃,以及后来又有怎样的故事,并不重要。其实那时,因为吃得次数少,我还记不太清不同汉堡之间口味的区别。只是经此猪柳蛋一役,可以看出一些人注定将过着掺着谎言却富足的生活,而另一些人将过着撒谎也没办法变得有钱的自由日子。哈哈。我希望他们都是快乐的。哎,扯远了,我看着纸袋里的猪柳蛋包装纸,似乎显得额外深刻而可爱。我表弟就是一个不爱吃猪柳蛋的人,第一次我妈请客带我俩去吃麦当劳,他就吃猪柳蛋吃吐了。他吐到了喝完的可乐杯里,不多不少满而未溢,以至于帅哥服务员来收拾桌子的时候,拿起这杯大概还温热的奶状物,一滴都没洒。不知道那位服务员如今过的如何样,反正我表弟后来就没有我学习好了。…要上班了,来不及写下关于猪柳蛋更多的记忆,我们见证了猪柳蛋堡的繁华和老去,一如我们告别dota和WOW,告别那些锁在箱子里的旧玩具,其实不必挽留,也不必可惜,人这一辈子最爱吃的食物,主要是他年轻时常吃的一些食物,就像你妈爱喝粥,小明他大爷爱吃饼。它们都已成为构成我们的一部分,是青春,是童年,总会被不经意的唤起。哎我tm在说些啥?PS:平时很喜欢番茄酱,甚至一度爱到拌米饭吃,但唯独放到猪柳蛋堡里,觉得酸味过于喧宾夺主。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野草社区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