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社会 正文

如何评价脉脉这款app?

刚注册脉脉时,黄兮兮只是想要看看HR行业的薪资水平,但后来发现,大厂员工们在职言区分享的困惑,经常让她产生共情…

刚注册脉脉时,黄兮兮只是想要看看HR行业的薪资水平,但后来发现,大厂员工们在职言区分享的困惑,经常让她产生共情。她不止一次看到过类似的帖子:有人发现部门同事的简历造假,在职言区求助,问该不该将此事捅出来——在有严格筛选机制的互联网公司,简历造假基本等于失业。下面的评论里有人会说:“都是打工的,何必呢,人家也不容易。”这让黄兮兮觉得惺惺相惜,“大家都很惨”,于是“命运相连”的感情产生了。

脉脉的吸引力,还来自于在此诞生的各种“大瓜”,它们赋予了职言区另一种意义:能够将从事各种行业的人们汇聚在一起,把在现实中难以道出的重压释放出来,以实现某种仪式上的抗争。

拼多多今年发生的新闻,最早都是在脉脉现身。年初,花名为“恒山弟子”的用户在职言区发帖,爆出多多买菜23岁员工猝死的消息;6天过后,一名“快手员工”在脉脉发帖称,拼多多有个湖南长沙的应届本科生跳楼。

在那段时间里,脉脉职言区关于拼多多的留言频繁,社交平台上的情绪也映照进现实。黄兮兮开始在公司各个角落频繁听到两位同事互相打趣道:明天你还要来“本分”一下。

客观来说,脉脉的职言区确实能够倒逼互联网大厂对问题做出整改,或者至少是有所回应。在拼多多的风波中,拼多多连续公开三次声明澄清或致歉。遭遇相似的还有虎牙和网易。2020年11月,花名为“衡山弟子”的虎牙员工爆料自己因遭受领导冷暴力致抑郁而被抬出公司,随后虎牙发表声明致歉,虎牙也应此得名“抬厂”。2019年10月,有网易员工经历暴力裁员,在公众号发布文章后中移至脉脉继续曝光,事件很快得到关注,网易也对此事进行了公开道歉。

互联网公司并不是完全没有内部沟通的渠道。据“晚点LatePost”统计,腾讯内网发帖可以匿名,字节跳动每个月有三条匿名贴限额,滴滴在匿名和实名之间做出多次改动,阿里则为实名。但实际上,内网发言的风险,比外网发言要大许多,公司回应也微弱,不少员工会在内网上接收到信息后,继续在脉脉上吐槽。

如今,黄兮兮已然成为脉脉的活跃用户,每个星期都要抽空去刷一刷这个“互联网吃瓜基地”。“我觉得我这个人本来就比较感性,脉脉给我传达出来的态度是:我们打工人是站在一起的。”黄兮兮说。

在互联网世界,脉脉是一个开放的职场茶水间,它嘈杂、喧闹,因为匿名的属性,所有人都戴着面具,这份嘈杂和喧闹,有时候难免会掺杂一些偏见和虚假。

(中略)

是树洞,是茶水间,也是互联网大厂公敌——大厂既对脉脉上的真实爆料恐惧,又对虚假爆料气愤,甚至会以起诉来应对。这也成了脉脉必须要正视的一个矛盾:匿名带来的流量和法律风险,要如何平衡?

以上节选自每日人物原创文章《脉脉:打工人树洞,互联网公敌?》,

想看更多,请移步每日人物公号(ID:meirirenwu)。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野草社区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