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社会 正文

如何评价虹猫蓝兔七侠传这部动画?

因为 @罗沐 罗导的回答,我们虹蓝又双叒叕在知乎火了一把 答主从2005年看【虹猫蓝兔闯太空】开始入坑虹蓝,虹…

文章截图

因为 @罗沐 罗导的回答,我们虹蓝又双叒叕在知乎火了一把

答主从2005年看【虹猫蓝兔闯太空】开始入坑虹蓝,虹蓝系列截止到虹勇上部(还会有下部的对不对!QAQ @罗沐 )的每一部我都看过,最喜欢的一部是虹猫蓝兔七侠传,因为虹七,我也入了武侠这个大坑,至今没爬出来过。

对我来说,虹猫蓝兔七侠传不止是一部动画,不止是我的童年。对我来说,它和我喜欢的其他任何一部武侠作品没有任何差别,无关情怀,而是因为里面几乎寄托了我对人性最美好,最理想的向往——牛旋风与大奔的士为知己者死,六嫂的爱子情深,跳跳的十年卧薪尝胆,七侠对于七剑传人身份的使命感,彼此之间胜似亲人,生死相付的信任与亲近……

答主如今已经是个大三的老学姐了,每年放假的时候还会看看虹猫蓝兔七侠传。今天意外和导演互关了真是让本小粉丝受宠若惊,心血来潮想把一直以来想给我们七侠的人物小传写出来和大家分享一下。目测是个大工程2333

我是正文分割线:


一 长虹剑主——虹猫:

毫不夸张地说,少侠是我这么多年来看过的男主里人设最好的一个。

这种好并不在于他人设完美无缺,虽然他的人设相对来说可称得上相当完美。所谓相对而言,就是说他其实是有一些小小的“缺点”的(这个后文中会提及,此处便暂时按下不表),而他真正使我为之钟情十四载的魅力,正在于这所谓的“相对”的恰到好处之中。导演和编剧在这方面的度把握得非常地恰到好处,使得少侠这个正面人物的形象虽然完美,但又保留了一份符合他年龄和成长背景的少年气,从而让他避免了传统英雄人物塑造过程“大忠似伪”的陷阱,这样一来,不但瑕不掩瑜,还显得相得益彰,让他的形象在完美之余更显真实可爱(少侠我永远爱你(ღ♡‿♡ღ))。日语有个词形容他特别合适,叫“元気”,意为“活泼,精神,有朝气”。

在心理学上有个叫“原生家庭理论”的观点,认为人一生的性格与命运,与其出生的家庭背景与环境有着脱不开的联系。这个观点,在虹七的人物身上或多或少都有所体现,其中体现最明显的是我们所说的双少——少侠虹猫和少主黑小虎。

少侠的父亲开场便壮烈牺牲,剧中对他的正面描述其实并不多,他的人物描写主要体现在少侠的只言片语之中。

少侠在形势越来越严峻,敌我双方几乎是争分夺秒的过程中其实甚少谈及他已经牺牲了的父亲,每次谈及几乎都是“听爹爹说……”由此可见,父子俩的相处日常应该就是“听爸爸讲那过去的故事”(叉掉)是听父亲讲述江湖上的见闻。这使得少侠在未出江湖时,便已颇具理论知识,可称得上是见多识广,博闻强识。这也是他后来经过实战后能迅速成长为一个出色的领导的重要原因之一。

少侠的父亲出场时立于飞瀑之下,须发皆白,衣袂飘飘,颇有一代宗师之风。在儿子因为担心他的安危而迟迟不愿动身离开时,他的厉声催促,还有目送儿子远去后,自言自语说出“孩子,希望你就是那重新集结起七剑的盖世英雄”的盼望中,我们都不难看出这是一位对儿子有着高期待高要求的“严父”——他不能不严,他不仅是七剑传人,更是七剑之首,肩负着带领七侠保卫森林的重任。即使他已经退隐多年,他也并没有放松警惕。但同时他也不像我们现在所说的“虎父”那样一味地苛求孩子。(此处应艾特反面教材教主~)在开场的短短几分钟之内,少侠一登场并不是在练功——彼时他还背着那把不知名的剑,和麒麟满山遍野地乱跑。

甫一登场的少侠是极其鲜活的,不折不扣的一个少年。

他和他的竹马挚友麒麟在山野间互相追逐嬉戏,一会儿在树藤间回荡,一会儿在动物间玩闹。

那时他十六岁。

这样的活泼虽然随着他的成长越来越少见,但时不时还是会不自觉流露出来。

这样的成长环境使得他在保证有作为侠客应有的过硬的本领的同时,也避免了过于偏激与偏执。他整个人整体气质与性格都是偏向于温和的。他坚韧果断却不尖锐逼人,目标远大而心志坚定,不执着于一时的输赢。

这一点在他与少主的对手戏中体现得最为明显。在他俩的对手戏中,少主出于身份对立以及情敌关系等原因一直将少侠视为眼中钉肉中刺,欲除之而后快。同时少主又隐隐将他看成证明自己的最大对手,可以说后期少主对少侠的执念已经超过了所有人,包括麒麟和蓝兔。仿佛只要打败了少侠,他的人生就能成功,也只有打败少侠,他的人生才能成功。这点在少主的配音邹哥的访谈中也有所提及。与之相对的是在少侠的心里,其实少主并没有那么重要,他只是自己计划中的一步,而不是最终目标。

正是这种心理差异,使得少侠能够一次又一次地给少主挖坑,而少主也不负所望一踩一个准,一次又一次地掉到坑里orz

最典型的是少侠两次主动提出与少主比武,第一次他与逗逗穿了蝙蝠衣却苦于无风,无法飞越峡谷,于是便灵机一动声称要与少主比试比试,结果少主果然信以为真使出他的绝学天魔乱舞来,少侠和逗逗趁势收了剑便跑。气得少主在原地干瞪眼。

第二次伞坊之困,还是相同的条件,少侠故技重施,虽然这次和少主真刀真枪打了一架,但时机一成熟,他毫不犹豫地还是拉起蓝宫主,在少主的“帮助”下飞走了,还顺便在少主面前秀了把恩爱,气得少主大发雷霆。

金庸在《书剑恩仇录》里这样写道:情深不寿,强极则辱,谦谦君子,温润如玉。

答主个人认为一个人太过偏执在戏剧上固然具有看点,但终究不长久,少主后来的悲剧其实很符合前两句话。而后两句更是少侠的最佳写照。

这种温润与余秋雨在《山居笔记》中提到的成熟有异曲同工之妙。

这是一种圆润而不腻耳的声响,一种洗刷了偏激的淡漠。

佛家有一个词,圆融,是跟这种成熟的圆润颇为相似的境界。是以佛家讲求戒嗔、戒痴、戒贪,无欲无求,尔后能不动声色、不滞于心。谦谦君子的圆润亦同此理。

他的这种温润,不偏执,也是他作为一名出色的七侠领袖所应具有的重要品质之一。

在队友莎丽被确认无法再使用右手剑合璧时,他这种作为领袖的,圆融到看起来甚至有些淡漠的性格第一次显现了出来。

当时他们已顺利与第四剑神医逗逗会合,虹蓝逗三人和大奔(此时未知自己的真正身份)费尽千辛万苦终于用瞒天过海之计从魔教卧底马三娘手中救下真正的紫云剑主莎丽。一行人满怀期待地等着莎丽能恢复功力,完成合璧。大奔更是偷偷将马三娘房中的紫云剑拿了来,就等着莎丽能再度握起这把原属于她的剑。

但随之恶耗传来——莎丽已经无法再使用右手剑。

再三确认莎丽确实已无法使剑时,少侠当机立断,做出了一个令在场所有人都感到惊谔的决定——他要留下马三娘,将计就计完成合璧。同时让莎丽苦练左手剑,作为七剑合璧后杀掉马三娘的底牌。

在面对愤怒不解的大奔与莎丽时,他第一次显示出了作为一名领袖的气魄,在让大奔赶在马三娘起疑心前把剑送回去的时候,他说了一句“要是马三娘起了疑心,我唯你是问!”

全程思维慎密,胆大心细,冷静果断得仿佛是在江湖中历经沧桑的老手。

这常常会让人忘了,不久之前他还是个刚刚目暏父亲牺牲的少年——彼时他也曾经泪流满面不顾一切地往回奔去,向着他那已经羽化的父亲,他抛下一切,在刀山火海间用尽全身的力气向着他的父亲奔去,直到一个踉跄扑在了被烧得发焦的土地上——父亲的剑完成了他最后的使命,支离破碎地掉落在他眼前。

那不是长虹剑。

长虹剑已经在他的背上。

他悲恸难忍,哭得撕心裂肺,却仍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起身护送麒麟离开这片故土。

人们常常会在评价少主时说他是个孝子,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的父亲。但却很少有人会这么评价少侠。其实少侠也是一位十足的孝子。可以说七剑传人中没有一个不是孝子的。只是他们的父母师长都已故去,在间不容喘的江湖生涯中,他们并没有多少时间去缅怀,去悲伤。他们只能是把那份孝心埋在心里,用自己的行动来继承父辈遗志,无论多么艰苦卓绝,始终不放弃合璧卫道的理想。他们的孝心,是备受考验的,中间有无数次放弃的可能,如护法,在魔教卧底十年,甚至已得到教主信任,这时他其实正经受着荣华富贵的考验——只要他自己放弃复仇,没有人知道他到底是谁,他可以一直当这个位高权重的护法。但是他却从来没有动摇过自己的心志。卧薪尝胆之坚定,也不过如此。

而少侠的孝心则体现在他对于合璧这个远大目标的异常坚定——没有任何事能高于这个目标。

在带领七剑坚定不移朝目标前进的过程中,他作为领袖,常常要做出一些取舍,稍有不慎,便是全军覆没。

人们总是希望江湖能是“快意恩仇”的,但这四个字分明已不属于他。从他背上长虹剑那一刻起,他只能步步为营,小心翼翼,就像他不认为与少主硬碰硬一决高下是有必要的,就像为了合璧,明知道马三娘是魔教卧底他还是要留下她,让她参加合璧。

一般太过果断的上位者总是会被指责是慷他人之慨,牺牲别人来成全自己。

看上去真是冷酷无情。

但他是有情的。

他在留下马三娘的同时并没有放弃真正的同道莎丽,而是和蓝兔等人多次开导鼓励莎丽,同时也让大奔把莎丽护送到安全地点,让她重练左手剑。让她静静等待时机。

等待亲手血刃仇人的时机。

队友的仇,他并没有忘。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

他不是没有血性,只是在刀光剑影中,他学会了将他的血性藏匿于不动声色的外表之下。他舍去的是任性,就像一头蛰伏的猛兽,早已锁定目标,静静地等待出手的时机。

(待续)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野草社区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