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社会 正文

你讨厌或者反对同性恋的原因是何?

收到如此多的赞和回复让我十分意外,最近在这方面国内出现的新动向的确让人不安,我一直在犹豫要不要下写下自己的支持…

收到如此多的赞和回复让我十分意外,最近在这方面国内出现的新动向的确让人不安,我一直在犹豫要不要下写下自己的支持,其实于我本人而言,我没有必要在网上与人争执,我也一直很怕在网上与人争执。网上的人们愤怒总是可以轻而易举地暴发,现实中的彼此尊重与克制似乎全然被抛弃了,剩下的是挥舞着砍刀的暴民,在网络的世界里,来吧,互相伤害吧,手指在键盘上愤怒地敲打,文字也像锋利的武器飞向目标。有的人的愤怒一如本人一般不可理喻,有的问题与回答演变成了争吵,又升级成了你死我活的斗争,还好“见不到血”。我很不喜欢这样,与不讲道理的人或是自认为讲着道理却对事实一无所知的人争论是不会有结果的,最后只能让你身心俱疲。人本来就可以恶毒至此。小孩可以因为没有怜悯心,出于自己高兴或是不爽,碾死一只在他们面前毫无还手之力的的昆虫或是小动物。其实成人也是一样,当良心缺失的时候,伤害都是可以肆无忌惮的。不想看到那些让人哑然失笑、无语凝噎、荒唐可笑的言论,这一直是阻止我写下自己立场的理由。

其实我的生活也让我没有必要加入这场战斗,从大学开始到现在,我一直处在一个特别宽松自由的环境里,周围的同学与朋友不说全部也至少有90%将这类问题看得像吃饭睡觉一样简单平常,而父母在长久的年月之后,也接受了这部分的我。不出意外,我会一直处于这样的环境里,我可以带着我的男朋友(如果能有一个的话)认识我身边的每一个人,听不到刺耳的声音。但最近我觉得,我不能一直在象牙塔里,我不能理所应当地接受现在我享受到的自由,这其实也是别人用努力换来的,每一种自由与平等后面都是沉重的代价。我也要贡献自己的力量。

更重要的是,我写下它,是一种告别,告别了我在知乎上对于这种话题的关注。我已经厌倦了,厌倦了我的页面上全是找男朋友的信息,全是一些裸着上身的照片,太多文字里都有这么一串简介“年龄/身高/体重/…”,我也曾不断地点开这些回答,看到一些心跳加快的图片,然后很想成为那个答主的好友,能够私聊,做进一步的探索,直到后来,我意识到一场恋爱,以这样的动机开始,就像逛菜市场一样,显得好无聊。我一开始来到知乎,被其中许许多多极其专业的知识震撼,于是后来想成为这里的一员,希望有朝一日自己也能成为某个领域的专家。遗憾的是,到目前为止,我的大部分回答都是与同性相关的,虽然这里给我的故事很好的出口,但我渐渐不喜欢这样的自己,为什么只能回答这样的问题呢?取向明明只是我生命中的一小部分罢了,何故天天在此纠缠不休,除了这,我剩下的生命里还能有怎样的定义呢?这一直是我思索的问题。

我目前的解决方法只能是让自己脱离这些标签,脱离这些关注,把精力放在其它的事情上。于是我把我的回答都匿名了,取消了关注。想到这也算一场告别,既然告别,那最后再写一点东西吧,既然要写,就要写得有力量。而这些想法,是我很多个辗转反侧的夜晚的结果,是我看了很多的报道、小说、电影之后的结果。我曾经讨厌我自己,我曾经讨厌这个群体,我曾经全然不解我们何以会存在,我看了太多孽,让人失望的恶心的行径,我想我和他们竟然是一个群体,我想他人对我们的指控并非毫无道理。肮脏的事实是盖不住的,也是推脱不了的,甚至你对着反对者说,你们不也一样吗,这种反驳也没有力度。其实我们很清楚,我们惟有做得更好,从自己出发,用自己真正的行动与道德,才能改变人们对此事的看法。穿着眼花缭乱的衣服、涂着五颜六色的兼容的确是我们的权利与自由,但这真的有什么效果吗?我有些怀疑。

不过这也不是我能力之内的事了,不过我在这里也认识了一些朋友,我想到我第一个关注的人,我关注他是因为我看到他回答了下辈子还做不做同性恋的回答,他模仿着海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写了自己的一首诗。那首诗深深地打动了我,当时我像是接触见红一样地希望能和他认识,没想到后来真的能成为朋友,凡此种种,都是美好的相遇。我看到有人举报了我的回答,我不知道这个功能会有什么样的效果,是不是很快我的回答就会被删除,消失掉,就像那些被删除的公众号的文章一样。如果这样,我就趁着这一切还没有消失,你们还能看到的时候写下最后这点东西,看到你们的留言,我想我也有话要对你们说,也是和你们相同的两个字,那就是“谢谢”,真的谢谢大家了。

2017.7.3

————————————

《迷情站台》里,一个男医生开心地结婚了,当他和他的先生站在一起说着愿意、互相亲吻、合切蛋糕、一起跳舞的时候,他的眼角都洋溢着幸福。但他不知道,他的老公却把目光投向了婚礼上一个身材火辣的男服务员,甚至婚礼还没结束的时候,他就借故偷偷地勾搭人家去了,话说得赤裸无耻,来吧,瞒着我爱人,我们搞一搞。而男医生毫不知情,开心地接待宾客与家人。

他们最后到底搞了没有我记不清了,但那个渣男弄丢了婚戒,婚戒戴到了男服务员的手指上。男服务员悲惨地被恐同者殴打至死,当他的遗体运到医院的时候,男医生心情沉重地揭开了那层白布,却意外地看到染满鲜血的手指上是他老公的婚戒。恍然的他伤心不已,满眼泪光。

《我等你到三十五岁》里,作者的老公终于屈服于压力,抛弃他和一个女人结婚了,他老公到底是不是个同性恋我不知道,但不管怎样,我相信他并不爱那个无辜的女人。作者也没能心理强大到那个地步,在抑郁寂寞又绝望的情绪里,他投了江。他倒是一走了之了,那个女人如何办?她一生的幸福也要跟着一起投江吗?

不过,同性恋里比这些更糟糕更肮脏的事情多了去了,骗婚也好,乱交也好,报复社会传播艾滋也好,用迷药迷倒并猥亵某位直人也好,不仅同性恋自己心知肚明,异性恋对此也一清二楚。

曾经我时常想,为什么大自然会有同性恋这种现象?我不信什么神仙,可就算是自然本来如此,也让人难以理解。事实上我对这一现象的认识一开始根本就没有这么全面,一开始想的只不过是为什么我是这样,再后来是为什么中国人是这样,接着发现全世界不论什么种族什么肤色什么性别都是这样,最后才意识到不只是人,原来好多种动物也是这样。但这你也要告诉我,为什么啊?大家好好的都是异性恋不好吗,偏偏要整个幺蛾子,搞个少数派,图啥?嫌这个世界不够好玩不够混乱吗?

许久之后,我看到了与此相关的生物进化论的解释,说什么同怀恋可以集中更多的资源去培养下一代啦,这是一场在母亲肚子里就已经开始的同类竞争啦。嚯,还能这么玩,感情同性恋成了牺牲品,他们是这场同胞战斗的输家,于是只能奉献一生去帮助培养别人家的孩子,这样才能把自己的一点基因传下去。看了这套理论,我表弟理直气壮地对我说,看到没,以后我孩子就要你负责了。

但这点理论支撑算得了什么呢?尤其在这么一个文明的现代社会里,谁还养不起个孩子?这不是为同性恋开脱的理由,就算曾经是,现在在站不住脚了。

甚至我连有的人说同性是真爱我都懒得相信,远的不说,就看看知乎里那些变成同性交友贴的问题,渐渐地自我介绍里充斥着180以上的身高,6块腹肌和翘臀,或是一张帅气的脸。明明就是外在在前,内在在后的表现。爱情能真上几分。

所以很长一段时间里,我有无数个反对同性恋的理由,却连一个支持它的都找不到。

直到我意识到,我支持同性恋,从来就不是在支持我前面说的那些肮脏卑劣的事情。我从来也没有支持过那个花心的渣男,没有支持过那些胆怯骗婚的混蛋,那些报复社会丧尽天良的罪犯,那些道德龌龊手段卑劣的人渣。即使他们充斥在这个圈子里,把这里弄得一片乌烟瘴气,像是墨水一般地染得整个池子都是黑暗。

他们给了人们绝佳的反同理由,许多的同妻面临家庭暴力,不少不堪其苦地结束了自己的生命,许多单纯的生命被恶意地传染了病毒,忍受了社会的冷漠歧视。人们都可以简单粗暴地盖棺定论,这都是因为同性恋。尽管我们知道事情并非如此简单。就算不拿社会对同性恋的歧视为这群人开脱,社会上男女的不平等,对爱滋病人的歧视其实也为这些人间的悲情贡献了大把力量,因为男女的不平等,太多的女性不敢勇敢地发声,讲述自己的遭遇,坚决地保卫自己追求幸福的权利,选择去忍气吞声,因为男女的不平等,对女性身体的讨论成了社会的禁忌,是对女性的不尊重,是男性自己道德低俗,而对男性身体的纷纷议论,却少有人觉得不妥,在这场舔屏小鲜肉的盛宴里,其实不只那些欲求不满的同志,还有万千受到传统观念性压抑的女性。甚至有的人连非同性恋者的所作所为都要扣到同性恋的身上,有些无脑无心无判断力的人,视之为时尚为潮流,做出了什么出格事,那只能说明他们是异性恋中的蠢人,和同性恋有多大关系呢?

但就算所有人以偏概全,一棍子打死,我也要支持。我支持的是那个男医生眼里的泪光,支持的是那个被爱情折磨消瘦的南康,他们用他们的真心证明了这是爱,这就是爱,在这个乌七八糟的世界里。这真心的感情像是黑暗无边的世界里,一点微弱的却坚定的光亮,它没有被这黑暗所吞噬,刺破了重重的黑幕,来到我的眼前。我要抓住这光亮,守住这光亮,成为这光亮,不妥协,不退让。

事实上,在这漆黑的夜幕上,不只这一点点的光,我知道其实有千万点的星光,他们孤独,他们璀璨,他们想要的,不过是能和自己的爱人手牵着手光明磊落地走在大街上,他们的生活很多时候也只是柴米油盐,他们想要的幸福也和其他人一样简单平凡。他们没想过冒犯谁,更没想过要成为主流,他们甚至没强求过别人理解接受,只是希望尊重和体谅,更别提他们从未想伤害任何一个人。他们好多人没有妥协,一直坚守, 一直努力地成为更好的自己即使面对非议,面对无端的指责,也保持着气度和尊严。凭什么让他们也成为这场战役的牺牲品?如果不是期待爱情,为什么有那么多的同志,刚刚找到伴侣就迫不及待地要写出他们的故事,分享给他人?

我支持同性恋,支持的就是他们,就是没有什么不同的爱情,不管这爱情身处于洁白神圣的教堂,还是乱七八糟的圈子,爱都是爱。我对此坚信不移,因为当很久以前,我的心为另一个人怦然跳动的时候,他的身体只是我渴望的一小部分,我更渴望他的爱,渴望对他好,渴望保护他,渴望让他幸福和快乐,渴望给予自己能给的一切。如果这不是爱,这还能是什么,如果这点真心都没勇气守护,还有什么值得守护?

我本想把这个回答放在“我为什么支持同性恋”这个问题下面,但我意识到在这个网络高度发达的今天,人们太容易只接收符合自己价值观的东西,所以我要把它留在这里。

Because I’m writing to you, homophobia.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野草社区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