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社会 正文

如何评价鼎石国际学校(Keystone Academy)?

Keystone创校毕业生。 (2020.5.15更新: 如今都快大三了。看着学弟学妹一届一届优秀至极,觉得很…

Keystone创校毕业生。

(2020.5.15更新: 如今都快大三了。看着学弟学妹一届一届优秀至极,觉得很开心。三年前刚开始写这个回答的时候,还很急躁:毕竟学校的价值显现只是时间问题,而当时连自己都没有毕业,大家无论多努力,面对外界的提问时,我作为一份子总想急切地证明自己。

那会儿一上来就写:“我承认,我们在校确实‘攀比’:天天都比谁为IB学习而脱发更多。如何样?败不败坏?嗯?” 完全就是当时面对那些并不公平的声音做的带孩子气的回击。现在读起来,觉得很可爱也很宝贵,但也不再是必要的了。Keystone发展到如今,已经非常迅猛又柔和地证明了自己,未来潜力无限。我很开心。

这几年到了大学之后,越发感到一所好学校的资源之可贵。目前接触的大学里那些世界顶级的教授们,其实也是是我的高中里那些美好的老师的延续。换个角度看,我高中里的那些治学严谨而浪漫,又对学生关照有加的老师们,为我上大学遇到人生下一个阶段的良师们打下了非常重要的基础。如果不是他们在一开始就鼓励并激发我的潜能,持续让我感到他们的信任和包容,我在大学里也没法成熟自如地去认识我最欣赏的教授,并与他们进行对我的生活不可或缺的太多交流。)

– – -以下是写于2017年5月的原回答,见笑了:

从课程上来说,采取IB体系 = 要求学生尽可能地全面发展,成绩和活动一个不能落下。不清楚IB的自行查查就知道多艰辛了。学校出于对学生个体的尊重,从不公布分数排名,但学生的压力一直都存在。也因为是IB,并不存在什么一部分学生很努力学得很好,而另一部分就放任自己堕落的说法。大家都在同一条贼船上一起炼狱,谁要是不做足,就连拿个ib证书都不要想了,还有什么空间去堕落?

从生活上看,我只想说这里是个极适合身心成长的地方。而成长必定痛苦。唯有经历深沉的痛苦,才能倍加清醒,才能体会到更有意义的、强烈的幸福。(如今回看,我在这里遇到了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我们在互相扶持中走过了年少时最迷茫、艰难,也最甜蜜的一段时光。与他们发展出来的深厚的友谊,于我而言,极其珍贵特殊的。- 2020)

学校对我们的学业成绩要求严格,但更重要的是把要我们培养成为什么样的人。这么说很空,但也因为这一点,学生压力挺大,很累,很累,很累。在学业同时还有很多活动要学生自己去组织。

组织各种活动的过程中,老师们更偏向于去作为一个提供建议的角色,并会锻炼学生逐渐自己去带领会议、作出决定,并一步步组织团队实行。这是为什么我认为鼎石在对学生的能力培养上较为优秀。和公立学校相比,学生有更多时间和精力是专门设计给能力培养的;和别的国际学校相比,鼎石作为一所新学校,注定有更多的(或说是数不尽的)机会和可能性可以让学生自己去探索。

说回去,责任和压力学生都要自己学着去顶,顶不住了,就休息反思学习,犯了错该道歉就道歉,该改进的改进;而要是顶下去了……就继续顶吧hhh。我这样几年持续下来,感觉自己整个人在为人处事的方面都有很大的变化。楼上答主也有说到学校的义工社区服务、年度登山露营和出校体验式学习,就不赘述了。

另外,尚为赞同我们学校的价值观:比方说有情侣谈恋爱的时候学校不是一昧禁止,而是让每个宿舍楼层的老师和大家聊什么恋爱关系是健康的,并且给大家解答各种还挺有意思的问题,比如如何得体地拒绝不喜欢的人、如何对待渣ex等等等等。在对待情窦初开的初高中生上,学校这一点做得还可以。

我们学校14年开学,很新。上述所说的对于国外高中、国际高中来说也非新鲜事。只能说是我和周围同学朋友在校的学习经历吧。希望这能对解答问题有帮助(笑)。

最后,任何事物都必然会收到各异的评价;所以,面对冷静犀利的批评和发自内心的赞美时,我们都坦然处之。引用伏尔泰的话:“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 还有我个人非常喜欢的Edith Piaf的一首歌:“好的也罢,坏的也罢;我都欣然接受。”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野草社区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