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社会 正文

是跨性别男同性恋如何办?

01 我是跨性别Gay,生理性别女性,心理性别男性,性倾向是同性恋,渴望以男性的身份爱上男性,而不是以女性的身…

文章截图

01

我是跨性别Gay,生理性别女性,心理性别男性,性倾向是同性恋,渴望以男性的身份爱上男性,而不是以女性的身份爱上男性。

从小,我就知道我是跨性别者。在我刚刚学走路,妈妈就要求我走女生的小碎步,可我就是不会,我的脑海一片空白,没有这方面的概念,她们是她们,我是我,我不想模仿女生走路。

再大一点,母亲为了纠正我,特意给我买了高跟鞋,让我穿上走几步。我穿上很难受,高跟就像锥子一般,扎得脚疼更扎得心疼。

我喜欢和男生一起玩,上树,翻墙,也经常闯祸后回家。妈妈总说我:“你如何老是和男生打闹成堆,一点也不文静,一点也不像个女生,你生错性别了。” 每当我听到这些话,我会很高兴,我会说我就是男生。

和小朋友玩过家家的游戏,我拒绝扮演妻子角色,只想扮演丈夫的角色。

我很讨厌自己的脸是女性的脸,所以我不愿意照镜子,也不愿意拍照。我也不愿意听到自己女性的声音。我在心里认为自己是男生,我的声音应该是男性的低沉,而不是女性的尖细,我十分痛苦。

去女卫生间,去女性浴室,也令我不舒服,总觉得自己是个色狼,在偷窥她们,觉得自己去错了地方。

再大一点,和朋友们去看“异性动作片”。直男兄弟说女人叫床声很催情,是致命的诱惑。可我听到女性的叫床声,并没有性欲与性幻想。我心里在想,可能我没有变性成为一个男性,变性之后,才会对女性有幻想。

那时候的我,以为自己是跨性别直男,变性以后会和一个女性结婚,她或离婚或丧偶,是单身妈妈,我毫不在意,我会把别人的孩子当成自己的。

这个想法直到高中时改变。我和男同桌一起回家。聊到性话题,在人少的街道,男同桌模仿女性叫床。可他毕竟是个男生,依然是男性的声音。我听见后,脑海里面浮现出来是两个男生做爱的画面,我的性欲被撩起,身体欲火焚身般,那是我第一次幻想两个男生。

回到家后,我打开水龙头,用冷水降温,用冷水降性欲。那个时候我知道,我不喜欢女生,喜欢男生。我不敢去相信,作为跨性别者本来就很艰难,而跨性别同性恋的生活会更加的艰难。心理学书籍没有涉及到跨性别同性恋,影视作品没有我这样的人,这个世界就我一个,我是个怪物,是个异类,我应该如何和大家交往?未来我要如何出柜?心理医生会如何看我?给我做变性的医生又如何看我?

写到这里,有人会说:“如果你喜欢的人是男生,那你就不用变性,用女生的身份和男生谈恋爱多好。” 但是他们不理解,我不想做女人,我向往的是男男的生活。

我做变性手术是为了身心合一,我应该是男生的,我的性取向是同性。我的灵魂被错误地安放在一个女性的身体里面。

02

伊朗于1987年将“变性”合法化,成为仅次泰国之后,全球实施变性手术第二多的国家。

同性恋在伊朗属于非法,同性恋者一旦被人识破,可能会面临在公共场合被吊死的命运。伊朗政权受极端宗教主义影响,认为同性恋是一种病,而唯一的治疗方法,就是变性。伊朗政府认为,如果你是男同性恋者,你的灵魂是女性,那么你就必须换掉身体。伊朗政府给了人们两个选择——要么作为同性恋被抓、被罚甚至被处死;要么就换掉身体。他们想用这种方式,对国内的同性恋进行“大清洗”。

很多男同被迫答应做手术,只是因为他们想要活命,不想被处死而已。因为如果不做,就很可能会被吊死。公开数据显示,2015年,伊朗有4名未成年男孩因为同性恋被判处死刑。而在2005年到2015年十年间,更有73名男性因被怀疑是男同而被处决。

伊朗每年都会实施超过4000场变性手术,其中大部分都由政府资助。很多人做完手术后得不到任何经济和精神上的支持。家人和朋友的疏离,游走在社会底层。

伊朗为了消灭同性恋,让男同性恋变性,男同性恋为了活命被迫做变性手术,否则就会吊死,白色恐怖,死亡威胁,变性以后的男同过得很艰辛。

相比较,性少数人群在中国的境遇算是比较好了。

我认识几个男同性恋,为了男友,想去做变性手术。因为我们国家同性婚姻还未合法,他们想着变性后就可以和男友结婚了。

关于这样的想法,我可以从两个层面来聊。

第一,你能接受性别转换吗?做了变性手术后,所有人都会以女性称呼你,你会去女性澡堂,进出女厕所,你要穿女装,穿高跟鞋,你接受得了吗?

第二,变性后你会拥有女性的生理特征,你的男友是gay,他喜欢的是男人,他能接受变成女人的你吗?

我们国家没有同性婚姻,我们羡慕别的地方同性婚姻合法化,但相比起来,我们的境遇比伊朗等地方好多了。

没有同性婚姻,我们可以一辈子谈恋爱,可不能因为想领结婚证,就去做变性手术,迷失自我。

03

2006年,我在雅虎男同性恋社区担任副版,在那里遇见了沧浪。

沧浪和我都是武汉人,比我大一岁。他经常看我的帖子,他喜欢文学,他是我的超级粉丝。

我和沧浪第一次见面就开了房,那是我的第一次。我知道是我影响了他。他脱我的衣服,我太忐忑不安,我的表情他看到了,我太在意自己是跨性别G的身份。

当着别人面袒露自己的身体,对我来说是一种煎熬。因为我没有做变性手术,也没有用雄性激素,我自己都无法接纳自己的身体,更何况别人?他看见我女人的身体,会不会厌恶?毕竟他是男同性恋者,喜欢的是男人。

记得那天,沧浪的目光直视我的女性乳房,很坦然的样子。他用坦然的眼神告诉我,无论我的身体是怎样的,他都愿意接受。

我们发生关系了,以男男的方式,他没有触碰我的乳房和yin-dao,我们获得了很大的性愉悦。他叫我弟弟,我叫他哥哥。

后台回复作者名

逆流的鱼 就可以获取作者联系方式

特别提醒:好多朋友说收不到澈澈的推送了,那是因为公众号改变了推送规则,请点击右上角“…”将澈设为星标,就能保证每次都收到。

– END –

图片 / 《假小子》《男孩,别哭!》

作者 / 逆流的鱼 编辑 / 李澈 排版 / Simon

:)猜你还喜欢

点击文字即可查看

这位基友Big胆!竟然干扰《晚间新闻》正常播出!

我这个Gay,极度排斥夫夫xing生活!

澈给大家拜年啦!

将最积极的能量,传给最多的性少数

听说点赞/在看的人,都能找到男朋友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野草社区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