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社会 正文

日常尸体如何防腐?

现代防腐技术的原理是以具有防腐作用的化学试剂替换掉尸体的体液,从而起到延缓腐烂的效果。 我曾做过一次遗体防腐师…

现代防腐技术的原理是以具有防腐作用的化学试剂替换掉尸体的体液,从而起到延缓腐烂的效果。

我曾做过一次遗体防腐师,给大家介绍下具体的方法:

该把尸体身上的衣物脱掉了,大多数防腐工作都是由此开始,以防止将衣服弄脏。

下葬或者火化前,还会再给死者穿上家属另外准备的衣服,一般是他们最好的套装或者一些他们生前便为自己挑好的衣服。

虽然脱去死者的衣服看起来只是一个简单且平常的步骤,但是就像克里斯蒂娜·奎格利写的那样:「死者日渐枯萎的肉体,因为衣服和眼镜等的存在,而给解剖树立起一种难以逾越的距离感。」

随着充满生活气息的种种衣物的清除,无论从实际操作角度还是在心理层面上,都令接下去的操作变得容易许多。

不过,因为这是我第一次给死者脱衣服,因而强烈的罪恶感再次涌上心头:至今在我的生命中,连看到别人裸体的次数都相当有限,而现在却和一个赤裸的陌生人共处一室。

随后,我们便正式开始对老妇人的尸体进行防腐处理,无论在步骤还是原则上,都和古埃及人的做法大相径庭。萨拉指着一大桶颜色看上去柔和而令人愉快的液体颜料对我说:「我们要用这个把尸体静脉中的全部血液以及所有细胞中的液体替换掉。」

装在桶里的颜料由甲醛、甲醇以及其他溶剂在泵中混合而成,呈现出一种桃粉色——或者说桃红色可能更为贴切——奶昔般的质感,被命名为「自然色调」或者「完美色调」。

这使我不禁想起复古的化妆品粉饼,有一种近乎病态的甜美感。萨拉弯下腰,用手术刀灵巧地在死者的脖子上做了一道切口。

几乎出于一种本能的反应,我随着刀刃的落下立即向后退了一步,担心会被溅一身血。

实际上,由于心脏早已停止跳动,所以根本不会有飞溅的血液。想到这个,我就再次向前靠过去,弯下腰以便看得更清楚一些。

呈现在我眼前的和我从解剖学课本上看到的几乎一模一样,当然,静脉不会也是蓝色的,但是动脉却和典型的医学书籍示例图一样呈红色,并且在我看来,肉体的不同分层——肌肉、脂肪以及萨拉正在用手术刀切断的血管——都相当清晰可辨。

她娴熟地在死者颈动脉血管上又做了一处切口,然后插进一根纤细的金属管,金属管的另一头通过一根橡胶管子与装满桃粉色溶液的大桶相连。

另外一组金属管与橡胶管的组合则以同样的方式插进颈静脉,作为液体排出的出口。

接下来,泵被打开,液体颜料在被泵入动脉的同时将血液经由静脉推挤出来——或者换个简单的说法就是,血液被颜料替换出来。这个过程不仅能够有效清除血管中的细菌,并且由于颜料会通过毛细血管渗入到体内绝大多数细胞中,因此尸体的肤色将随之呈现出一种极为自然生动的色调。

由于不同死者的肤色各异,因此殡仪馆有很多颜色上存在微妙差异的颜料。

颜料的注入甚至还能在一定程度上改变死者皮肤的质感,营造出一种丰盈感和线条感。

但由于受限于颜料会变硬或者「固化」的特性,我不得不随时给死者进行「按摩」,以确保颜料在其全身的均匀分布——这又是一个我从没有过的亲昵举动。

过了一段时间,颜料注入完毕,死者体内的全部体液都伴随着响亮的汩汩声流进了下水道,我以为这就意味着与液体有关的工作做完了。

然而紧接着,萨拉拔出了一个看起来像是金属长剑的东西,「长剑」的一端连接着一条橡胶管,我猜这应该就是套管针了。在我预先进行的研究中曾经读到过关于套管针的内容,知道它是一种用来抽吸的工具。

套管针的一端非常尖锐,上面布满了小孔,这种设计的目的是在进行腹腔及内脏穿刺时,通过那些小孔将体液抽吸到泵中。

不过其中涉及的诸如「穿刺」「抽吸」之类的动作,听起来更像是临床医学上的术语,而不是眼前我所看到的操作。

萨拉的动作看上去就像是在练习击剑技巧,她不断地调整各个角度,用尖端刺穿死者腹部皮肤,令其穿行于人体内部的器官迷宫之中。

液体和气体同时被套管针抽吸出来,经由橡胶管收集到一个圆桶中。

那种嘶嘶声和汩汩声混杂在一起制造出的声响,听起来和用吸管吸尽纸杯底下最后的一点饮料时发出的声音特别相似。

抽吸完毕后,还要继续进行反向操作,将防腐剂注入液体已经被清理干净的死者体腔内,整个流程有点像在制作内脏酸辣酱。

套管针几乎已经成了尸体防腐员的同义词,它的名称来源于法语的「trois-quarts」,意思是「3 夸脱」(1 英制夸脱约为 1.14 升)。

在早年间,套管针的主要用途是帮助人们缓解腹腔内因为腹水的积聚——也就是俗称的水肿或者由气体造成的压力,因此「3 夸脱」的名称由来,主要得名于使用套管针进行治疗时,从患者腹腔中吸取出来的物质的重量。

1 夸脱相当于 2 品脱(1 英制品脱约为 568 毫升),所以 3 夸脱液体或者气体在数量上可谓是相当可观了。

因而你们在脑海中应该基本能想象出,在我第一次解剖膨胀的腐尸时,被腐败气体和液体同时冲击的样子有多狼狈了。

死者腹部皮肤上留下的套管针孔,或是被缝合上,或是用一种微型塑料扣堵上,以防止液体的溢出。

无论是缝合还是用纽扣,都让我有种回到手工课堂的感觉。同样也是为了不让任何填充物流出,萨拉还用镊子将脱脂棉塞入死者的鼻腔(「这样就不会流出来了」,她解释说)。

然后,她让我小心地将尸体翻个身,以方便她对直肠做同样的处理。

那个年轻的女士一边将大团大团的脱脂棉塞进老妇人的肛门,一边轻松地聊着生活琐事的画面,简直不能再奇怪了。

「你觉得目前在沃辛的生活如何样?」她一边向我提问,一边把一大团棉絮用长长的手术镊塞进了死者的肛门腔,镊子插入的深度几乎足够伸进一只手。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野草社区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