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社会 正文

张杰是否是国内男声最高音?

不计入假声音域,且只讨论以任意两个共鸣腔及以上作为发声主力的广义混声。华语乐坛最高音是张雨生在《兄弟啊》中的D…

不计入假声音域,且只讨论以任意两个共鸣腔及以上作为发声主力的广义混声。华语乐坛最高音是张雨生在《兄弟啊》中的D6头咽混声,第二是张羽的升调版《青藏高原》中的C♯6(同样为头咽音混声)。其实这类广义混声可以被视为带咽腔共鸣的强闭合头声(四挡)。

如果硬性要求必须要有头腔和胸腔参与的狭义混声(就算胸腔只占那么一小部分),那华语乐坛最高音正是张杰在《自己》中的B5,没错的。这种唱法一般叫做三挡,张杰现在是中国国内最强的专攻三挡的歌手,最难得的是他二挡也兼顾的不错。

如果要求再严格一点,必须以甲杓肌为发声主力,必须以胸腔和咽腔为主要共鸣腔体、头腔为辅助共鸣腔体的重机能混声为准的话,那么华语乐坛最高音是林俊杰在《像我这样的人》中的D5(稍微碰了一下D♯5),第二是林俊杰在《将故事写成我们》中的D5。重机能混声的极限被林俊杰摸得太透了。这种唱法我们叫做二挡,本质上是真声的延伸,如果定义不严格你可以把它叫做真声。


看来需要科普一下二挡和三挡的定义了。

二挡本质上是真声的延伸,在真声的发声模式的基础下进行强闭合、强压缩,缩小声带振动面积的发声,理论上你可以将二挡混声算进真声的范畴中(当然与我们这些普通人挤到G4就破的纯真声相比它依然算是混声),胸腔共鸣极度充沛,扎实有力的同时也能混入高位置共鸣兼顾穿透力,因此你将其练到了极致,就能称霸整个四组。二挡代表性的歌手有朴孝信、林俊杰、孙楠等人。二挡由于是真声的延伸,所以它是有极限的,男高的二挡极限一般在C5左右。

三挡的声带振动模式更接近假声,声带极度边缘化乃至于只有贴近黏膜的部分声带主体参与振动,本质上与我们正常意义上的真声已经完全不同了。但你可以往它里边加东西,用面罩共鸣和咽腔共鸣夯实你的声音,最终搞得你的声音颗粒感十足,厚度也足够,让人听着像极了“真声”,当然它里边的成分和真声完全不同。打个比方,如果说二挡是鸡肉,你得放好几斤才能让你的鸡汤有鸡的鲜味,那三挡就是鸡精块,放两汤勺就行。三挡对机能的消耗远远小于二挡,能够轻松打通至少半个五组,男高音稍有水平都能开发到G5。三挡代表歌手有河铉雨、naul、张雨生(讲话的时候就是各种三挡混声,让别人把他的三挡当他的本嗓了,结果对他的机能极端的高估,搞得好像比女高还强)、张杰、杨培安、卓义峰(这货加的东西贼多搞得声音贼厚)。

林俊杰是专攻二挡的歌手中最极端最暴力的,在歌曲中他所有的D5都是以二挡完成的,也就是说他已经把二挡开发到了超越常人极限(C5)的地步。开发到这个地步会有什么后果呢?会导致你二挡换三挡换不过去,中间音色断层巨大,结果林俊杰就被锁死在了D5附近(当然林俊杰最近发声越来越平衡,发声点越练越小,企图突破这个极限,我们拭目以待)。所以正常歌手都不敢也没那本事把二挡开发到这种丧心病狂的地步,因此林俊杰在二挡混声的记录——D♯5,估计数十年内也不会再有另一个歌手去突破了。毕竟你用三挡各种添砖加瓦也能迷惑一大波观众以为你的三挡混声是真声,到时候各种吹你“真声五组”多好呀?谁会去吃力不讨好的练二挡、只追求质量比三挡歌手高一截但音域被砍掉一截导致没人吹自己呢(最惨的是这个质量高一截如果鉴赏能力不够可能还听不出来,观众反过来笑你音域低)。

而目前国内最强的三挡流行男歌手就是张杰,无争议。张杰机能属实变态级别的,半个中性嗓,到B5还能三挡混声,真正意义上的打通整个五组,目前就是国内最高记录了。张雨生目前最高的三挡混声记录是A5(能不能更高不知道,也没办法知道了),杨培安也在A5就来到了三挡混声的尽头(那个C6是强闭合头声)。


如果觉得二挡三挡这类名字太难记,那么我可以推荐一套比较大众化的名词噢。正常人G4就破的真声叫做一挡,我们可以叫做纯真声;以林俊杰、孙楠为代表的二挡叫真声,以张杰、张雨生为代表的三挡叫混声,这样的话就很方便理解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野草社区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