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社会 正文

多重人格真的存在吗? 具体感受是何样的?

存在。下面我们从吴谢宇弑母案和澳洲恋童案看同一身体内多重人格的相处机制。 过去我们所说的多重人格障碍MPD(M…

文章截图

存在。下面我们从吴谢宇弑母案和澳洲恋童案看同一身体内多重人格的相处机制。

过去我们所说的多重人格障碍MPD(Multiple Personality Disorder)现在有个新学名叫解离性身份障碍DID(Dissociative Identity Disorder)。它是指一种戏剧性的解离性障碍,在这种障碍中显示出两种或更多的不同的身份或人格状态,这些不同身份与人格交替以某种方式控制着患者的行为。

可能有些朋友会觉得自己也有多重人格,因为明显感觉自己在不同的环境下会呈现不同的性格,有时候这些性格还是相互冲突的。但那其实顶多算是多重性格而不是多重人格,其中关键的区别就在于DID的病人在人格切换的时候会失忆,完全不记得在上一个人格身上发生了什么;而多重性格不会失忆,它只是爱演。

先来看一下近年来的两个案例。

A. Jeni是一名49岁的澳大利亚女性,不幸的是从4岁起她就一直不断遭受亲生父亲强奸和虐待达10年之久,后来他逃出家,攻读心理和刑法相关学位,终于在2019年的5月将禽兽父亲送进了监狱。

长年来Jeni一直坚持看精神科医生。医生证明,在49岁的Jeni身体内,住着4岁女孩Symphony,8岁男孩Ricky,11岁的Judas,17岁的少年Muscles,擅长分析的“火山”,还有一个美国男性Jack。他们相互扶持并有着共同的目标:让主人格Jeni坚强积极地活下去并亲手把父亲送进大牢。

B.2015年7月11日北大学生吴谢宇疑似在家中杀死母亲,并用活性碳和保鲜膜将尸体裹了100多层;2016年2月自己给舅舅发短信让他去机场接妈妈,随后警方发现尸体;2019年4月被抓获并承认罪行。

知乎上有篇分析对吴谢宇心理状态的解读是三重人格,虽然只是猜想但我认为分析得比较靠谱。在整个案件的发展过程中,他的身体被宇神、Amanda和VG三个人格共用。核心人格宇神是精英人格,

Amanda是一个平凡的16岁女高中生人格,

而VG则是杀戮人格。

这三种人格既彼此需要又相互角力。Amanda这个善良少女的人格在16岁父亲去世之后诞生,VG这个杀戮人格则出现在他考入北大后。

人格的解离一开始都是在主人格遭受重创或高压的情况下,为了保护或辅助主人格而发生的。这时候还不够强大的主人格如果硬着头皮去迎接生活的暴击,恐怕会导致身心的超负荷而直接奔溃,于是就原地分裂出全新的次人格去分担痛苦,或去替主人格完成他无法做到的事,助他度过难关。

对Jeni而言就是用长不大的4岁女孩Symphony去承担所有强奸的恐怖感受,而Jeni则会失去这部分记忆,从中抽离,仿佛在看“别人”身上发生的事。

那么次人格们是在同一身体内相处是怎样的情形呢?他们彼此是否认识呢?

按以往的病例来看,认识与不认识的情况都是存在的。通常来说,主人格不认识次人格而次人格认识主人格的几率要高一点,次人格之间互相是否认识要取决于那个人格本身的认知能力。他们有的是单独一个人,有的认识其他每一个人格并且能像导演一样冷静地调度他们。

例如在Jeni这个案例中就出现了一个调度者保护者的人格——8岁的男孩Ricky,他能在适当的时候安排合适的人格出场以便更好地对抗父亲,把外界对主人格的伤害降到最低。

Jeni的主人格难得的强大和清醒,她显然也是认识自己的每个次人格的。也许是因为她一直在学习相关的知识,还拿到了心理学学士和刑法硕士,并且长期坚持看精神科医生,所以对自己的病情了如指掌,能在别的人格占据身体的时候藏在角落里观察一切。

她体内还有一个叛逆与暴力的人格Musles,17岁的机车少年,喜欢健身,信奉“拳头即正义”,是Jeni的勇气来源。好在他还没冲破最后的理智防线,去购买枪支自行报仇而破坏长远计划,而是让自己停留在17岁不再长大,那样一来迫于法律便无法买到枪了。

可以看到,Jeni体内的人格数量虽然多,但都是和平相处的,并且与主人格达成了某种默契的平衡。

但在吴谢宇案中就没这么Peace了。一些攻击性强的次人格也会对主人格产生敌意。如果说因丧父分裂出来的16岁妹妹Amanda还保有宇神人格的善良温和,那么VG这个人格则完全是宇神的反面。

之所以会分裂出这样一个人格,我认为可能宇神这个主人格根本就是一个假性自体。

科胡特的自体心理学self psychology是精神分析理论技术的一种。认为一个人的生命自体包括真性自体和假性自体。

所有认识宇神的人无不对他交口称赞,他活成了让每个身边人都满意的样子,却逐渐与自我真实的感受和情绪失去了联系。

后来当他的自我意识开始激烈反抗时分裂出了这个贪财好色且残暴的真性自体VG。当然我不是说吴谢宇本质上就是个坏胚子,也许是他在寻找真实自我的过程中用力过猛一下把恶本能激发出来照单全收了。宇神有多优秀VG就有多大的破坏性,而真正的成长其实在于他俩后续的融合。

最后他几乎是挟持了宇神,宇神虽然并没被VG杀死,但也已经潜藏了起来,对VG弑母以及逃亡三年中的一切行为也只能听之任之,任由悲剧发生。

VG逃亡时期工作的酒吧

如何看出来宇神还没被杀死呢?因为在被捕时与被捕后他都态度温和,虽然承认了弑母行为,却拒绝去回忆作案动机和作案心理,而对于知识性话题例如黑洞等又侃侃而谈。这显然是切换回了宇神的主人格。

另一个平凡人格Amanda的出现更像是一种叫“退行”(Regression)的心理防御机制。这是弗洛伊德提出来的概念,指一个人在面临焦虑、挫折或其他应激状态下,心理状态会返回到更早之前的发展阶段,放弃已经学会的相对成熟的应对方式,用更原始或幼稚的方法来处理问题。Amanda就是一个普通的16岁少女,没有过人的认知与分析能力也没有惊人的意志,但也善良有爱。因为后来的宇神主人格已经发展到抑郁想自杀的程度,所以有时他可以切换到Amanda这个平凡善良的人格,寻求“继续有良知地活下去”的动力。或许后来给舅舅发短信让他来接妈妈的也许就是Amanda这个人格。

这个Wolfgang其实是吴谢宇的虾米账号,歌单是死亡金属

此外还有两个或两个以上次人格融合成一个人格,以及像致命ID里次人格之间彼此爱慕和互相残杀的情况,就属于更加戏剧化的关系了。

但分裂归分裂,在这两个案例中至少还没有出现妄想、幻觉或者胡言乱语,也没有影响到主人公正常的社会功能和职业功能,当后一种情况出现的时候才是严重的精神分裂。

那么DID到底需不需要治疗呢?

虽然医生认为这是病但Jeni并没有要治的意思。我认为她是个真正的艺术家,她和病人的关键差别就在于——艺术家具备与社会正常沟通的能力而精神病人不具备。她说得很清楚:

“我不觉得你只能拥有一个人格,”Jeni告诉记者,“我没有觉得脑子里有很多声音是不正常的。”,“他们爱我,他们就是我的近卫军。”

这么看Jeni的主人格已经很强大了,要不要与其他次人格融合起来是她自己的选择,今后她还可以去帮助更多遭受到类似创伤的孩子。相反吴谢宇是懦弱的,他无法面对和处理与母亲的分歧,也无法接受不完美的真实自我,才选择了一种极端的表达方式,走向了悲剧。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野草社区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