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社会 正文

infp需要哪些特别的生存技巧?

大家总觉得infp似乎就是一个个浑身冒着哀愁之气的家伙,某些资料显示他们有着高的可怕的自杀率,还有infp是种…

大家总觉得infp似乎就是一个个浑身冒着哀愁之气的家伙,某些资料显示他们有着高的可怕的自杀率,还有infp是种非正常人格的说法…不过貌似很多人格身处逆境或状态不佳时都会显得类似infp,其中接近崩溃的个体在选择自杀后,一定程度上把自杀率的统计数据留给了infp。一对比,我觉得所谓infp非正常人格与高自杀率一说,孰因孰果,或许还可商榷,即便第一把交椅是坐实的,数量上或许还可以微调一下。

不过infp和伤春悲秋之类的词还真无法撇清关系,尤其是fi+si闭锁状态下,他人受了很大打击才呈现的负面状态,infp却像青春期少年与更年期大妈的叠加态一样,能从超越他人n倍深广的情绪海里翻腾出各种各样的浪花。

总体上,ne功能是infp的快乐源泉,但有时不是,有时候脑洞和现实会一起给心来上一记重拳,比方一个infp在开脑洞,他会觉得世界是相对的,有着各种未知的可能,飘渺却神奇…但当他发散到一定程度,又有着合适的契机时,那他可能会有个全新的看法:世界是绝对的,人们认为的无数的可变与相对是原本就存在的绝对世界里的一点闪烁,而我们也是这个大系统的无数闪烁中的一点闪烁,我们观测与猜想、推理、计算、研究出来的一切创造发明,自然本身早就给它们留足了位置,因为它是一头没有固定形体的大象…而我们在其中盲人摸象…

我们到底能不能被称为我们呢?我又能不能被称为我呢?能,也不能。我固然是我,我们固然是我们,我们的小世界里是这样,如果跳出我们的小世界,一切都变了,我们不再是我们,我们是闪烁里的一个特殊而平凡的波段,构成我们的我们还可以是其他的波段,世间本来无我,无我们。我们只能在我们的波段里上演我们的故事。这会是一个令人不舒服的想法…因为infp其实是个有些自大的性格,虽然这种自大未必等同于tj的那种类型,(很多infp甚至显得有些自卑,但那种自卑更多是习得的,它的另一面还是自大,只不过是被现实扇了巴掌的自大。)一个有些自大的人发现这世界上甚至根本都不存在他自己时,会是种什么心情呢?

其实不单infp,他们的义兄弟姐妹型人格里,一样会有很多人存在面对这些东西的无力感…(毕竟,你选择生,是求生程序使然;选择死,也只是自毁程序启动。而老天,他是无所谓的。)倒是他们的亲兄弟isfp及其义兄弟姐妹们活的更洒脱,苦也一天,乐也一天,世间以外有我无我又如何?其他的那些烦扰又如何?我们这个小世界已经足够美了,简简单单不好吗?瞬间即是永恒,我们与我们的小世界固然只是一点闪烁,可我们要把它活成最美的那一点闪烁。

但是infp和他们的义兄弟姐妹不一样,理想、制度、科学、逻辑,甚至哪怕是从宗教里寻求那一点光:嗨,伙计们!如果那个唯一真神锁死了我们,我们就坐以待毙吗?不,我们不能接受!我们跳出去如何样?我们跳出这个三界五行的条条框框去!至于后事会如何发展,自然没人知道了…

我在想si的好处,如果你能真正驾驭它,它能让你安定下来,能给你一个有迹可循,真真切切的现实,若是你醒了,想想ne做的那些梦,不断的增强你的能力,把它做成现实中的人间天国。生存,积累,延续下去。

扯了大半天,也嗑了半天瓜子,所以说这个问题其实很简单,infp没什么特殊的,都是和大家一样吃饭喝水呼吸活下去的呀。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野草社区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